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Tate Sensorium去美术馆“品尝”名画

Tate Sensorium去美术馆“品尝”名画

评论
摘要: 在数码时代,我们早已经习惯于盯着屏幕,过分依赖视觉获取信息。但是上周于伦敦泰特英国美术馆开幕的一场展览告诉我们,下一个数码前沿或许是触觉、味觉或嗅觉。“ Tate Sensorium”展览集结了一个创意公司、一位巧克力大师、一位香氛行家和一位音效专家,运用最新科技重新唤醒那些被我们忽略的感官,改变人与画作的互动方式。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1.png

伦敦泰特英国美术馆的一位工作人员在弗朗西斯 ·培根的油画《Figure in aLandscape》(1945)前品尝巧克力大师 Paul A Young 制作的巧克力

 

来自神经科学界的最新研究证明了一系列有趣的观点。例如,色彩与气味之间有着强烈的联系,人们会自然而然地将黄色与柠檬联系在一起,松石色与薄荷联系在一起……但同时,他们也有一些更惊人的发现,比如用重的碗吃东西会感觉味道更浓郁、香醇和昂贵。餐厅是最早运用这类发现创造全新审美体验的地方。早在2007年,The Fat Duck 餐厅就向用餐者分发 iPod,用海浪的声音增添海鲜的风味。

 

Tate Sensorium” 的灵感正是来自这些概念,认为我们的所有感官都是互相联系而非孤立运作的。展览的策划者是一家设于伦敦的创意机构,名为 “ Flying Object”。该公司倡导运用科技创造与特定艺术品相关的独特感官体验,这一提议使 Flying Object 从用以表彰数码创意的 IK奖的终选名单中脱颖而出。作为 IK奖得主,Flying Object不但获得了10,000英镑奖金,还能进一步获得60,000英镑的经费将概念变为现实。于是,团队邀请了数位专家帮助他们,其中包括巧克力师 Paul A Young、香氛专家 OdetteToilette、音效专家 Nick Ryan和戏剧制作人 Annette Mees,携手创作这场展览。苏塞克斯人机交互实验室也参与其中,除此以外,还有负责 “ 触觉” 部分的 Ultrahaptics公司。

 

步入泰特英国美术馆的展览现场,第一件映入眼帘的作品是 RichardHamilton创 作 于1964年 的《Interior II》。“ 这 件 作 品 中, 我 们 玩 的 是 气味,”Flying Object的联合创始人Tom Pursey介绍道,“ 这是女性轮廓的拼贴画,来自1940年代的一位演员,我们重现了当时的一款香水。”而 John Latham的作品《Full Stop》将声音和触觉元素相融合。运用“ 超触觉” 技术,将成百上千个超声波扬声器排列成方阵,以明显的形状向空中投射声波。参观者可以将双手放在 “ 超触觉” 装置的上方,声波会在你的皮肤上模拟出 “ 雨滴的感觉”,Pursey道,“ 或者当你的双手向下移动时,会感觉仿佛穿过一个气泡。”

 

David Bomberg的作品《In the Hold》是其中最为抽象的一幅。“ 然而主题很实在,是战前的一个造船厂 。” 泰特多媒体制作人Tony Guillan道。香氛和音效将反映造船厂的气味和声音。

 

双声道录音将用来给参观者们一种空间感。这些录音是将耳麦放在人体模型头部的耳朵里录制的 ——用耳机重播

 

2.png

Flying Object 的创始人 Tom Pursey(左)和 Tim Partridge(中)及制作人 Peter Law(右)在布展现场

 

3.png

Flying Object 用香氛和音效为 David Bomberg 的作品《In the Hold》(1913)营造出造船厂的味道和空间感

 

4.png

工作人员将手放在“超触感”装置的上方,声波在皮肤上模拟出水滴的触感,前方为 John Latham 的作品《Full Stop》(1961

 

时,它会创造出一种三维的听觉体验。用立体声耳机播放时,这种声音会对收听者造成一种神秘精确的空间感,探索了我们准确定位声音来自何处的能力。

 

最 后一间展室将呈现一 件不为人熟 知的 培 根 作 品, 这件 作 品 来自1945年, 题 为《Figure in a Landscape》, 结 合了气 味、味道和声音 ——尽管没有一个感觉和培根有关。“ 巧克力大师 Paul A Young创造了一些令人困惑的东西。这件作品本身就有各种解读, 他也玩味了这一点。你可以辨认出巧克力的气味,但是品尝时又完全不像。它确实反映了这件作品的某些形式。” 据悉,Young制作了首批食品,之后的制作则由泰特的餐饮团队负责。

 

去年 的 IK奖获 奖 项目 “ After Dark” 也同 样 有 趣。 美 术 馆 关 闭 后, 人们 可 以 通 过APP 在网上远程控制机器人,让它在黑暗的画廊过道中走来走去。

 

泰特英国美术馆将之称为一个 “ 巨大的成功”,来自全世界各地的100,000多人注册了这个 APP,其中有500人获得了控制机器人的机会。紧接着,在国立美术馆又举办了一场名为 “ Soundscapes”的 展 览,“ 这 是 一 种 全 新 的 观 看 画 作 的 方式”,在作品旁边播放为艺术家带来灵感的音乐作品。随着技术在美术馆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用全新的方式去理解和感受艺术,变得愈发理所当然。

 

MW Flying Object是一个相对来说比较新的公司,成立这样一个创意工作室的想法最初是如何产生的?

 

TP Flying Object 涵盖了一系列范围很广的项目,包括体验、录像和交互等。我自己和 Tim Partridge两年前离开谷歌 后 创立了这 家公司。我们在 Flying Object的所有作品都是以吸引人们参与为目的设计的。我们希望创造出人们喜欢、想要谈论、想要和朋友们分享的东西。可能是 YouTube上 的 视 频, 也 可 能 是 有 趣 的 线 上 交 互作 品, 或 者 像 TateSensorium这样的线下项目。

 

MW :你曾在采访中说过:“‘数码’常常意味着又一个 APP、又一个游戏,或者又一个网站,在屏幕上展示的某个东西。但其实不该仅限于此。”你个人对来势汹汹的“数码”潮流怎么看?

 

TP :目前来说,“ 数码” 意味着用计算机程式完成某项任务。你可以拥有数码中央供暖、数码自行车锁 ……它其实已经完全失去了现实感。我们希望提出的问题是用技术能做什么,而不是技术有多智能。

 

MW :关于 Tate Sensorium,你能否描述一下艺术品的筛选过程?

 

TP :我们的首要工作是组建一个由各种感官方面的专家组成的团队——听觉、嗅觉、味觉和触觉。其中包括音效专家Nick Ryan、巧克力大师 Paul A Young、香氛专家 OdetteToilette、交互戏剧制作人 Annette Mees、灯光设计师 CisO'Boyle、码机构 Make Us Proud,以及苏塞克斯大学信息学院 Marianna Obrist 博士领导的苏塞克斯人机交互实验室团队。我们一起徜徉于泰特的展厅中,问自己:这幅作品听起来或者感觉起来是什么样的? 这幅画有没有让你想到某种味道或气味?

 

这么做帮助我们为美术馆空间中的感官建立了一种角色。这种角色鼓励参观者培养他们自己对艺术品的反应,以感官体验作为刺激,作为起点。我们意识到感官刺激可以引起思考或回忆,把注意力聚焦于艺术品的不同部分,甚至可以凸显色彩、形状和形态的某些方面。这很令人激动,但是也意味着提供一个开放和差异化的感官图景,而不是单一的理解。我们致力于避免直接的解读,这让结果更强大。

 

我们很早开始就决定只选用20世纪的艺术作品,排除直接的呈现,进入开放而流动的理解空间。我们希望选取广泛的作品,每件都能以不同方式去理解。比起这里有束花,所以配上花香,要有趣好玩得多。

 

选定最终四件艺术品之后,每件作品被分配了一个主要感官,加上一到两个其他感官辅助。我们接着组成了小创意团队,由感官专家们设计各个体验,与画作以及作品背景或创作过程的相关信息呼应。我们创作原型,进行尝试,反复试验,然后在朋友们面前彩排整个过程 ——然后再反复调整。这是一个充实的创造性过程,艺术作品似乎在其中慢慢盛开,随着每一次新的尝试提供更多深度。

 

MW :泰特美术馆每天吸引无数来自全世界各地的参观者。你有没有考虑过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会对感官刺激做出不同的反应?

 

TP :这很有趣。Tate Sensorium今天才开始向公众开放 (826日星期三),所以时间还短,我们还没有收集到许多数据。

 

MW :你怎么看待 Flying Object 发展的技术应用于未来的艺术中?

 

TP :我们希望 Tate Sensorium的一些想法能够被其他美术馆采纳。比如使用气味或者计量生物学手段,或者音效,而不仅仅是信息。我觉得我们的创意更可能影响策展和艺术的呈现,而非艺术的创作过程。艺术家早在很久以前就开始创作多感官艺术了。

 

MW=《周末画报》

 

TP=Flying Object 联合创始人Tom Pursey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