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我为什么看韩国电影?

我为什么看韩国电影?

评论
摘要: 我看韩国电影最后的记忆是《红巾特攻队》,那是1964年的事。再一次接触韩国电影,已经是《生死谍变》了,是1999年。30多年,再看韩国电影的变化,心里是有些不舒服的,为什么?自己曾经是个电影工作者,长久的印象,亚洲电影里总以为能够和华语电影一较长短的,只有日本电影,什么时候冒出韩国电影?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1.png

我为什么看韩国电影?

 

我看韩国电影最后的记忆是《红巾特攻队》,那是1964年的事。再一次接触韩国电影,已经是《生死谍变》了,是1999年。

 

30多年,再看韩国电影的变化,心里是有些不舒服的,为什么?自己曾经是个电影工作者,长久的印象,亚洲电影里总以为能够和华语电影一较长短的,只有日本电影,什么时候冒出韩国电影?

 

以《生死谍变》的例子,影像的风格成熟,已经是非常的“好莱坞”水平了。意味着30年来,从产业的标准来看,韩国电影的总体环境有充分而足够的机会,让韩国电影的编导、美术、摄影、灯光,从不断的练习之中,成长茁壮。

 

客观地说:这样的成长,是近代亚洲电影罕见的实力。

 

我开始持续看韩国电影,每星期保持三至四部。林权泽,朴赞郁,金基德,崔岷植,对这些名字我有了比较完整的印象。

 

近代韩国电影崛起,是个很大的题目。因为,这个题目,其实可以深入韩国近代史的发展,甚至应该更完整地了解这个民族的历史文化背景,以及当代韩国的国家策略。

 

我比较有兴趣的是:在近代韩国电影里的伦理观念。我认为那是华人电影,或者说,主管华人电影的单位,甚至华人社会,应该重视的。

 

我用“伦理”这两个字,对于我自己,有很深刻的意义。因为自己年少的时候不懂事,对很多人间现象,一知半解,常常觉得愤怒是理直气壮的。然而,年岁渐长,你发现愤怒只是对一个现象的不满,终究,我们必须说出为什么会发生问题?提出你的答案。

 

我深信“伦理”这个词,是攸关国家民族的发展核心,韩国电影里的伦理观念,不只是一种娱乐的现象,而是这个民族的文化反映。

 

先说几个韩国电影里的普遍现象:

韩国电影里,大量出现的对白、很多的情节,是对于年龄长幼的讨论,两个人如下的对话:“你小子看起来比我年轻,为什么不用敬语?”

 

类似的现象,还有餐饮的场景。

 

吃饭,是韩国电影运用频繁的情景,有些描写家庭的电影,饭桌吃饭,多达整部电影的2/3。吃的食物,几乎全是传统韩国食物:炸酱面,方便面,极少出现西方饮食。男女谈情说爱,到了甜蜜处,两人坐在地板上,挤一张小桌,吃一碗炸酱面,吃得两人黑嘴黑牙,常是韩式电影的甜蜜。

 

但是,我认为最有趣的是:喝酒对饮的礼仪。在韩国电影中,只要喝酒对饮,必然强调长幼之序,晚辈必然侧身遮掩饮酒的方式,姑且不论这是否和儒家文化里的“避席”有直接关系,却表达了韩国社会现况,仍然对于传统文化的伦理观念有普遍的尊重和传承。

 

如果,我们把韩国电视也包含在讨论范围,那么韩国影视的伦理意识的传播规范,就更加清晰,从我们最熟悉的《大长今》开始,很少有哪个国家的电影电视里,有那么多和传统文化相关的题材,泡菜、韩服、命理、传统歌谣等等,竭尽所能地让它们走进电影电视戏剧素材之中。这些现象,让我们完全相信:韩国影视的最高管理当局,是有意识地鼓励推动这些类型的拍摄和发行。

 

把传统文化素材,以影视娱乐模式,对自己的国家社会传播,创造“软实力”这个名词的美国人约瑟夫·奈伊(Joseph Nye)说:“韩国是以国家力量,全力在国际打造韩国是一个值得被爱被尊敬的形象。”

 

这个说法,如果从伦理观念传播的角度去诠释,说不定突显了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喜欢看韩国电影的人,尤其是非韩国人,内心深处,根本是向往着那样一个推崇伦理的人间的。

 

我,不否认,我就是。

 

我看到崔岷植主演的《当春天来临》,严格说,大部分情节并没有特别印象,但是,对于描绘这样一个孤僻的艺术家,却反复着墨在他和母亲那样无言却深浓的情感,是令人颇为动容的。其中,我反复地跟很多朋友引述的一个情节:一对20来岁的小情侣,在街边吵架,正吵得不可开交之际,一位邻居老太太从身后经过,小情侣两人立即停止争吵,回身向老太太鞠躬问候,说:您好。而且,目视恭送老太太远去之后,两人回身,继续他们的吵架。这是我叹为观止的韩国电影。

 

这也是我继续关心韩国电影的重要乐趣,因为,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不是阿Q,我实在没有心情说些什么“礼失求诸于野”的话。

 

我只是继续地看韩国电影。

2.png

 

张毅

 

台湾电影导演,新浪潮电影代表人物之一。19岁即成为当代备受瞩目的短篇小说作家。作品《我的爱》,被美国纽约综艺杂志年鉴选为台湾电影百年(18951995)十大杰出电影之一。2010年,其艺术作品《千一自在》获上海世博会永久典藏。上海琉璃艺术博物馆创始人、曾任北京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玻璃艺术学系顾问教授、台湾著名短篇小说家、台湾金马奖最佳导演、亚太影展最佳导演。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