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这位老祖母不简单

这位老祖母不简单

评论
摘要: 多丽丝.莱辛在许多时候是被误解的。她是英国现当代最重要的女作家,年逾九十却不见得会封笔,可是,她在文坛的地位与长寿健康的体质,却依然没有令世人太好地理解她。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1.jpg

 

《祖母》 多丽丝.莱辛 著 周小进 译 上海译文出版社 20124

 

2007年诺贝尔文学奖在褒奖她时称她的写作是女权主义的先锋;上世纪60年代有一些评论者认为她写的女性体验不适合女人阅读;而很多在莱辛获得诺贝尔以后才关注她的读者,更是会被其常见的慈祥老奶奶式的照片所蒙蔽,以为莱辛与近十年内其他两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并长着巫婆相的女作家相比,其作品该是云淡风轻、恬适养生的路子,甚至不少人认为莱辛仅仅是因为兢兢业业、安分守己又漫长的“工龄”而拿到诺贝尔,是个冷门。

 

而事实上,你在读过莱辛不同时期的不同作品以后,就会发现,她是这些年来最实至名归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她在写作方面的优异表现一直非常恒定,从三十岁出版第一部小说《野草在歌唱》,一路未停地笔耕近六十年,创作了大量作品并拿过十几座西方重要文学奖,成绩赫然,简直就是作家中的“优等生”。比较让人吃惊的是,个头娇小,说话声音很轻的莱辛,在写作中一直于不同母题与风格间大胆切换,她写专制、乱伦、阶级、科幻、爱情,无一不包,却又地地道道驾驭不被政治绑架的文学。从事过心理工作的莱辛不像其他天才女作家那么神经质,她的文字表面就如其人一般波澜不惊,仿佛没事一样,凭着兴趣在情欲、幻想、冷酷现实还有猫咪的世界里穿梭探寻,温和的姿态却不代表她不犀利、不强悍。这老太太不简单,用优雅的方式藏得很深。

 

《祖母》收入了多丽丝.莱辛八十多岁时写的四个短篇,可以说,这四个故事如四重奏一般,相对完整地囊括了莱辛一辈子的写作生涯中乐于探索的命题,并在内容上延展着她多年前的类似《金色笔记》那样的南非故事。在经历了几个时代以后,莱辛作为历尽沧桑的见证人,她的文字与思索依然敏锐、沉着,宝刀不老。莱辛在文相上丝毫没有衰竭,于故事里调遣时间,对她而言,就像做小黄瓜三明治那么熟手、简单,她一点不吃力地运用着时光的伸缩镜。

 

那些喜爱《特别的猫》的读者,兴许会在读《祖母》的时候,有一点不适应,毕竟书名“祖母”给了人一点误导,谁能想得到,这篇短篇作品竟然是讲一对老太太交互与彼此的儿子的畸形恋呢?莱辛写猫的时候是多么不一样。看来人只有在描述自己最爱的活的对象时,才变成了一个小朋友,一切高级的装备、以及苛刻的怀疑都放到一边。莱辛28岁以后,六十几年以来应该最爱的是猫吧,因为28之后她没有第三次踏入婚姻。

 

无论是在现实生活里,还是写作中,多丽丝.莱辛都让自己活到很老,并且越老越自由。这坐在藤椅上、搂着猫咪、平心静气凝神我们的老祖母,她就是写作的自由。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