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张恩利:漫漫长路,慢慢走来

张恩利:漫漫长路,慢慢走来

评论
摘要: 在这中国以大国姿态崛起的年代,别说张恩利那一代艺术家,连最年轻的艺术家们都每天“心动”了。能够那么沉淀下来,那么用功,那么“苦”地追求着自己的路可真是让我佩服的一件事。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1.png

 

2.png

 

3.png

 

William Zhao

长年关注艺术市场和个人收藏,参与艺术策划和收藏顾问工作,现生活于上海、香港和巴黎三地。

 

最近到上海的时候,受到画廊和张恩利的邀请,到他工作室看一下他接下来准备在瑞士画廊个展的新作品。大概十年前,在张恩利跟随他的画廊把工作室搬到上海莫干山路的时候,我就开始跟踪他的作品。张恩利,生于1965年,以绘画为主要创作媒介的艺术家。包括他在内的这一批人,前几年都出来了,他们的作品在拍卖行里主领沉浮。同一画廊出来的曾梵志更是一早就是“根红顶白”了,但那段时间张恩利还是默默地待在他的工作室里上班似的工作着。你去他工作室,他也只是把门打开,自己一边蹲着抽烟,你看你的。他的工作室、人、作品都是那么踏实,那么地“苦”,以致每次从他的工作室出来口里都含着一股中草药的味道。

 

在这中国以大国姿态崛起的年代,别说张恩利那一代艺术家,连最年轻的艺术家们都每天“心动”了。能够那么沉淀下来,那么用功,那么“苦”地追求着自己的路可真是让我佩服的一件事。1989年,他毕业于无锡轻工业大学艺术学院,还是世界顶级画廊HauserWirth 签约的第一位中国艺术家。不同于其他艺术家,他在创作的题材上摒弃对社会及政治现象的关注,他把焦点聚集在日常物品上,注重描绘其细节及外观上的破损和周边的关系,通过物体的本身来衍生艺术家给予当今社会和周围环境的意义。

 

1990年代初期,张利恩采用强烈的色调,一大片的红、黑、金黄,而绘画表现主要以“像人”的人物形象为主,说是像人,是因为人物没有完整性,有些可以有着异常大的手臂,特别喜爱绘画“进城的乡下人”和“普通人”。就像《二斤牛肉》、《屠夫》、《壮劳力》等,笔触大胆豪放,毫不掩饰内心的愤怒,那真实的情感表达着无名者的冷漠、愤怒、暴力,甚至血腥,但同时又感到悲伤——悲伤于我们就如同是生活中的无名者,悲伤于我们每天被生活蹂躏。看着他的作品,心情是压抑的。到了1990年代中期,静物成了他主要表达的途径;至2000年,这些强烈沉重的色彩基本在画布上消失了。

 

2000年,张恩利画风有了明显的“分界线”。由中期的肖像画、风景画发展至现在的静物画。在这十多年间,他和不少西方艺术家有不谋而合的艺术表达方式,例如比利时艺术家Luc Tuymans和被称为“精神表现主义者”的Marlene Dumas的影响。Marlene对水墨画把握自如,而且她用水墨描绘的人像充满张力,寥寥数笔就能绘画出生动的人物,在她笔下每幅人像都被赋予了灵魂,每位也代表着社会上不同的人类。她的画风极具个性,她2000年在中国的出现,给国内画家带来不少影响。我们可以在张恩利《头》(2006)和《头发系列》(2005~2006)中看见Marlene肖像画的影子,线条粗重,但色彩单纯,而且极少修饰,与张恩利早期如《酒馆》、《吃》等有着很大的转变。在用色和构图方面,他由原本粗豪的感觉,到现在用颜色来带出那点点的忧郁感更为雅俗共赏。Tuymans 捕捉影像在曝光下的灰阶画面,继而将之绘画,低明度的色彩总是能使人安静下来。他用这种手法表达绘画精神性,大大影响了张恩利的绘画手法。相比早期,张恩利现在绘画的构图简洁得多了,一个容器,又或一个盒子,安静又老实地待在一个空间里,它们似乎在诉说着什么,但又似乎没有什么想说,从种种静物画系列看出,张恩利追求着他那种冷静超自然的美。

 

看看近年张恩利的作品,绘画的对象开始由室内到室外,对静物描绘的坚持值得学习,他通过这种表现手法来进行对身边事物的关注,画面上不带任何社会及政治色彩,更可见其对绘画上精神的追求。这次新作品的表现中加入了大胆的颜色的调和,大面积的夸张刺眼的绿色,或是渐变细腻的颜色架构,不但没有影响他一贯的表现手法,反而给画面带来了饱满的张力感。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