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Theo Angelopoulos 没有边界的长镜头

Theo Angelopoulos 没有边界的长镜头

评论
摘要: 曾出演《永恒的一天》(Eternity and aDay)的女演员Helene Gérassimidou致辞:“他是一位时间与历史的诗人。”在希腊传统的东正教仪式中,安哲罗普洛斯下葬了。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1.jpg

 

 

12 7 日, 希腊为西奥· 安哲罗普洛斯( T h e o A n g e l o p o u l o s 1 9 3 5 42 7~ 2 0 1 212 4日)举行了国葬,包括文化界和政界的重要人物出席,数千崇敬他的影迷自发前往为这位伟大的导演送行。曾出演《永恒的一天》(Eternity and aDay)的女演员Helene Gérassimidou致辞:“他是一位时间与历史的诗人。”在希腊传统的东正教仪式中,安哲罗普洛斯下葬了。

 

这位素以长镜头著称的希腊导演,电影叙事语言舒缓而诗意盎然;他的死亡却与其艺术表达方式截然相反,来得迅猛而突然。124日,靠近雅典的比雷埃夫斯港口城市,在安哲罗普洛斯前往片场的路上,突发了车祸。然而,这一切似乎又皆有暗示,安哲罗普洛斯曾在采访中表示,“有首诗说,上帝给予人各自的死亡,每个死亡都有其必然性,有其节奏,有其感觉。如果有幸能选择自己的死亡,我愿意死在电影拍摄的过程当中。”

 

1975年的希腊,在军事独裁垮台后正努力回归欧洲大家庭的怀抱。而当时,能够在国际舞台上代表希腊发出声音的屈指可数,只有诸如作曲家米基斯·西奥多拉基斯(Mikis Theodorakis)和他的音乐。直到那年冬天,一个新的名字,在巴黎艺术圈里口口相传。那就是安哲罗普洛斯,带着他执导的《流浪艺人》(The Traveling Players),摘取了当年戛纳电影节的评审团大奖。

 

安哲罗普洛斯在接受日本诗人池泽夏树采访时,提到政治是导演无法回避的问题,“因为处于独裁统治之下,无论文学、诗歌,任何人都无法记录当下发生的事。在《流浪艺人》里,我看似在讲1952年的情况,实际上却是在说1974年的社会。到后来,我干脆不再回避,不再像《1936年的岁月》(Days of36)那样在台词上缄默,而是选择了‘说’出来,让两个时代在同一个镜头里存在着。”

 

“在这个条理不清的世界中,诗人能够有什么用?”这不是自我怀疑,而是怀着严肃态度对生活的叩问。安哲罗普洛斯以《雾中风景》(Landscape InThe Mist)为例,表明“诗人”和“电影导演”的共通性,“只要是诗一样的语言,就能拍成电影,拍得就像是一首长长的诗。”曾经的诗人成功转型为电影导演后,声名鹊起,他却对名声感到困惑:“太多期待,自己像被绑住了一样,在人们关注的目光中变得不自由。我希望的是可以犯错的自由。”

 

安哲罗普洛斯的工作癖好很特殊,他与其担任了几乎是他所有影片的摄影导演尤尔科斯·阿尔帕提尼斯有种默契,“ 水汽是摄影开始的暗示。我们都有相同的本能的反应,雨告诉我们应该开始拍摄了。”

 

在开始时开始,而结尾自己会停住。祝福这位诗人导演,无论他去了天堂,还是拿到了登上诺亚方舟的船票,借用《尤利西斯的凝视》(Ulysses' Gaze)中主人公讲的一段话,“在梦中,我经常觉得这就是一切的结束。然而,结束也正是我的开始。”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