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奥斯卡新赢家?

奥斯卡新赢家?

评论
摘要: 虽然讨喜的亲民路线可能是电影明星的主流,但绝大多数演员都一致认同,电影中最精彩也最令人难忘的角色往往是反派。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1.jpg

 

2.jpg

 

 

3.jpg

 

4.jpg

 

(上)乔治·克鲁尼扮演《叛舰喋血记》中的布莱船长(1935) (下)米娅·华希科沃斯卡扮演《同流者》中的安娜(1970)

 

5.jpg

 

6.jpg

 

(上)杰西卡·查斯坦扮演《冷血惊魂》中的卡罗尔(1965) (下)加里·奥德曼扮演《傀儡凶手》中的腹语木偶艺人菲兹(1978)

 

虽然讨喜的亲民路线可能是电影明星的主流,但绝大多数演员都一致认同,电影中最精彩也最令人难忘的角色往往是反派。在2011年一整年的电影作品中,那些因扮演了善良、高贵、可怜和悲剧式英雄等角色,以及许多难以用言语描述的角色而获得了极好的口碑与反响的演员们,也成了本届奥斯卡夺魁的大热人选。可惜通常来说,他们都不大有扮演怪物、杀手、流氓或者其他反派角色的机会,因此,借当下星光,在这里特别为他们提供了一次尝试饰演恶棍的机会。部分反派角色是以极具特色的恶棍形象为灵感打造,其他类型则更多地汲取了电影中的原始恐惧感,那是一种会带来兴致和不快的有效来源。残酷、诱惑、暴怒。演员们利用其出神入化的演技,仅凭一个姿态、一种表达的转变,或一个简单的凝视,就能扰乱原本固定在我们脑海中的角色形象,使我们更加热爱他们。”

 

— 《纽约时报》首席电影评论A.O. Scott

 

奥斯卡颁奖典礼举行在即,时尚摄影师Alex Prager替这几位男女演员拍摄了以Vamps, Crooks and Killers为题的专辑,包括拍摄短片,来回顾好莱坞一直以来所塑造的经典歹角造型。不仅感受妖女、坏蛋和杀人狂身上带着邪气和暴虐的另类能量,并可以细腻地看清楚多位重量级演员如何通过风格化造型照和短片,演绎各色邪门悬念,恶狠狠地把凶光带到镜头前,摄出异端唯美,也顺道借此作点赛前分析和预测,看看谁是大热,谁属黑马,谁只陪跑。

 

演技一年复一年精湛的Brad PittPrager拍了Madman造型。被弄得松散非常的一把乱发加上夸张失实表情,身披沉闷蓝调cardigan深蓝领带和白衬衣,这银幕疯癫分子一脸疲容,浮现出的正是好莱坞万千狂人那份难以预测的神经质。Pitt说那是PeterLorreKramar(经典美剧Seinfeld的角色)混合体,也叫人联想到他初出茅庐时演过的“Johnny Suede”一角,以及邪派导演David Lynch的成名作《Eraserhead》的疯狂主角。Lorre本身是德裔演员,上世纪30年代开始活跃于德国大银幕,并因出演大导演FritzLang拍摄的《M》中的连环杀手而成为经典:充满内心挣扎,并非片面的恶魔;及后电影高潮所在,杀手反被群众追杀时更是令人看得透不过气,满是张力。

 

PittLorre其实风马牛不相及,前者俊朗,出道时被多数人视为小生派,却在某种程度上忽视了他很早期便已具备深度的演出。以2011年为例,他出演的《Moneyball》和《The Tree of Life》普遍获得极高评价,前者演棒球经理入木三分,把面对财务困境及人材流失压力下艰苦经营的那种沉着展现得不温不火,极具厚度;后者带点专制的老爸,面对孩子时权威,对外却屡遇挫折,性格的矛盾也演绎得非常精辟。他可凭前者成影帝吗?不过确实是两大热门之一,至于能否敌得过George Clooney,要看评审究竟更偏爱沉重严肃,还是轻盈讨巧。

 

专制绝对是好莱坞众多反派角色中一大罪恶根源,就像George ClooneyTyrant造型。灵感来源Captain Bligh乃大英帝国时期海军军官;其最臭名远播之事就是身为The Bounty舰长时,导致舰上船员叛变。好莱坞数次将此事搬上银幕,包括ClarkeGableMarlon BrandoMel Gibson演绎的版本。可这几位大明星担当的都是叛逆者的角色,Bligh反而均以守旧的暴君姿态出现。Clooney似乎并没有演过暴君,在此他披上19世纪初海军官服弄出一脸败气,其实有点反效果。可他在《The Idles ofMarch》里扮演看来正直开明的民主党候选人,那就是惺惺作态的虚伪。严格来说那角色算不上大反派,美国选举风光背后的丑陋百态却尽现观众眼前;Clooney身为开明自由派人士也能借影片侧击当今美国政坛,那番热情确胜过他的原本出色的演技。与之相比,《Descendants》里的Clooney便务实和善良得多。他以此片角逐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呼声其实挺高,角色拿捏精准,关键之处是既不过分沉闷也并不儿戏。不过重要的是,Clooney已从影多年,也差不多到该拿这奖的份儿上了。

 

The Idle of March》的第一主角其实并非Clooney,而是近年炙手可热的后起之秀Ryan Gosling。电影里的真正反派也正是他。身陷绝境继而反击,背信弃义成为了求生之道,本来热血对政治抱有理想,最终反而成为黑幕操控者。好莱坞竟可接受这种邪恶现身于银幕上,甚至成为主角,也不必在戏里受到天理惩罚或谴责。当然,角色还是负面的,到结局时你会感受到那股寒气。这是不易看见的邪恶,而GoslingPrager镜头下装扮的The invisible man,却很具象征地展现出那种看不见的恐惧。透明人最恼人的莫过于看不见其存在,无形的存在成为好莱坞好几次把隐形人拍成恐怖片的最佳借口。Gosling另一佳作《Drive》,则以暴力化身成另类正义伸张。以暴制暴未必得人心,银幕里却通常会借暴力美学之名来个天花乱坠式的残酷展览。说到底是离不开原始野性,潜意识里人总会为看到某些暴力欣喜兴奋。Gosling在此尽现本能式的反应,本来深藏不露,一旦被激发出来便一发不可收。他没被奥斯卡提名,实属遗憾。

 

Gary OldmanDummyJean DujardinHothead,分别展示好莱坞电影里两种极端。前者来自腹语表演者的木偶,自我表白不佳只好通过假身代言;后者则是极端搏击者,借身体语言和竞技表达或宣泄。同样不能以一般途径沟通,同样容易走火入魔,变异为由心而发的邪恶。相对之下Michael ShannonTycoon便容易理解得多,金钱世界下的万恶皆源自贪婪,活在当下的我们都十分清楚。至于Oldman是否有机会拿影帝,相信大家也清楚并非本届。至于Dujardin,我却主观认为机会没Clooney大,虽然<The Artist>极有可能会成为本届奥斯卡大赢家。只因相对保守的评审们,大概不会让一个非美籍,整套戏没说几句话,演出讨好但太轻佻的法国人拿走这尊重要的小金人。

 

2011年其中一个最大惊喜自包括Jessica Chastain,她参演的《The Tree of Life》和《The Help》皆有上佳表现,并且证明戏路广阔。其实她两部电影角色都善良亲和,前者替众生显示出母亲在孩子眼里的完美,后者傻大姐性情为其女佣带来积极的改变。由她扮firestarter,这改编自Stephen King名著故事的主人翁也并无不当;两部影片里,角色在某程度上同样是受害者。前者活在Brad Pitt演的丈夫专权底下,后者则长期受友人在背后的嘲笑欺凌。King的纵火女生也同是受害者而导致产生可纵火的超能力,当怒火从心底转化成真实的报复式异能,后果往往会灾难性的。Chastain能得女配角奖吗?主要对手是《The Artist》的Berenice Bejo,竞争会很激烈,但若Bejo得不了,便理应是她。

 

同样的,Mia Wasikowska无论在《Albert Nobbs》、《Jane Eyre》或《Fateless》都没甚侵略性,也并非破坏者,找她来当Home Wrecker却形态不错。抽烟的女人,特别是年纪尚轻的,那邪念大概会随着烟雾迷离缓缓飘至身边。Home Wrecker其实也是受害者,你可以说那是借虚构比喻现实,也可以说观众喜爱把女性视为弱者,但由弱转为强,再到破毁家园,其实只是受压太久而致的一种自我保护式的反击。尤其是当女生不能自主时,就更容易发生。再比如KirstenDunst,出道以来演过不少自我的、略为离经叛道甚至反叛的角色;打从童星起她已在《An Interview with an Vampire》演过不会长大的女孩僵尸。主流跟她较难扯上关系,悲剧隐藏在自我当中,就是演《蜘蛛侠》女友角色也要带点野性的邪气。《Melancholia》里她抑郁成性,坏了婚事却在末日前得到释怀,并且还替姐姐开了心锁,一切来得那么讽刺。替PrageThe Siren则是那种表面看来阳光灿烂,内里却隐藏着阴暗面,随时随地会爆发的femme fatale,正是罪案片或黑色电影(film noir)里对女性最负面的描述。

 

不过呼声最高那位当然还是《The Iron Lady》的Meryl Streep。当一部电影因为缺少她的演出便大打折扣,而有她参与其中便拯救了整部戏时,这种对电影至关重要的影响力和贡献作用,其他对手实在是难以跟这位已是两届影后的老手斗,哪怕是同样有精彩演出的Michelle Williams。至于同样有份儿竞逐影后的Glenn Close拍摄The Vamp,那就是直接重新演绎Theda Bara形态。Bara乃上世纪初默片时期代表性女演员,其演出角色基本上都算是早期femme fatale原型;好莱坞电影里的坏女人,根源都可能追溯到她身上去。Close在这里带点歌德式的演绎,跟她在《AlbertNobbs》中女扮男装截然是两回事。当影后的机会,前文已很清楚说明。而AdeperoOduyeOutlaw,同样属于好莱坞坏女人典范: 经典犯罪片<Bonnie and Clyde>里的大贼Bonnie Parker,那是1960年代以后影响了很多好莱坞电影女性形象的典型角色。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