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商业 > 新西兰——南半球“硅谷”崛起

新西兰——南半球“硅谷”崛起

阅读数 1109

今日热度 2

评论
摘要: 牛羊成群、风景如画是人们对新西兰的一贯印象,但事实上,这里的高科技产业也不容忽视,为仅次于乳业和旅游业的第三大出口产业。人文素质高,社会文化开放,政府支持,外资企业进驻,近年来新西兰高科技产业发展之快,势头之猛,在南半球可谓无人能出其右。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普罗大众对新西兰的印象,大多只停留在“新西兰农场”上——牛羊成群,风景如画,还有丰富安全的乳制品。很少有人会将科技产业与新西兰联系起来。事实上,这个距离南极洲最近的高颜值国度,在科技创新的道路上已经走得相当成功。高科技产业现已成为新西兰第三大出口产业,仅次于乳业和旅游业。


来到新西兰高科技公司的聚集地GridAKL创新中心,你更能明显感受到新西兰大力发展高科技产业的决心。它位于有“新西兰经济首都”之称的奥克兰市(Auckland),坐落在温亚德海滨新区(Wynyard Quarter)。奥克兰近几年以其卓越的创业氛围脱颖而出,正在迅速发展成为亚太地区的创新中心,聚集了一大批以领先采用新技术而闻名的高科技企业。而作为海滨新区的温亚德,更是大刀阔斧地进行了城市改造,在短短几年间就从一个工业码头发展成为适宜人们居住、参观、休闲及商务的公共空间,发展速度十分惊人。


能够占据如此极佳的港口地理位置,GridAKL无疑具备了绝佳的创业优势,因为这里不仅邻近大型企业和主要建筑,更能够快速联结国际市场。目前,GridAKL已有不少高科技企业入驻,涵盖范围从农业技术到数据可视化领域,非常广泛。预计园区面积未来还将会进一步扩大,包括对周边其他楼宇进行装修改造,以及新建类似的科技中心,主要用作接纳初创企业、中小型公司以及创新型企业等,最终成为新西兰高科技人才高地。


对于GridAKL,奥克兰市可谓出手大方,寄予厚望。不仅由政府主动投入了3000万新西兰元,时任奥兰市长林·布朗(Len Brown)更亲自参观了建筑工地。他曾表示,GridAKL的发展要真正国际化,要切切实实地融入国际而不只是打着“国际化”的名义,还要能产生高薪职位,要能激发科技出口。GridAKL的目标是要成为新西兰科技创新产业的孵化器,成为南半球的“硅谷”,使新西兰的创新科技产业在国际上占有一席之地。布朗相信,无论是奥克兰还是新西兰,要积极投入科技上的创新,才能站上世界舞台。


值得一提的是,华为还是GridAKL的联合创始人。根据所签订的合作伙伴协议,华为会利用其通信技术,为GridAKL大楼安装最先进的系统,吸引快速发展的信息和通信技术企业和数字媒体企业的进驻。在奥克兰旅游、活动及经济发展部(ATEED)首席执行官布雷特·欧赖利(Brett O’Riley)看来,华为与GridAKL的合作正好与奥克兰市议会组织实施的新温亚德海滨新区智慧计划相辅相成。而且,华为的加入,除了其自身的投资,还会吸引其他投资,更能推动新西兰“为全球化而生”的新兴企业(如信息和通信技术和数字技术企业)的出口。


据了解,华为早在2005年已经进入新西兰市场。刚开始时,华为新西兰还是华为澳大利亚子公司的一个分支机构,如今已经成为一个独立运作的子公司;从最初只有两、三人,到今天拥有上百名全职员工。而且主要业务也已不仅仅是基础通信网络设备,还开始涉足消费者业务,并逐步拓展以新西兰本地企业为服务对象的企业业务。“新西兰是华为最重要的战略市场之一,华为非常看重该市场。”华为主要创始人、总裁任正非曾如此评价新西兰。


就在前不久,新西兰政府透露,华为将会在新西兰投资4亿新西兰元(1新西兰元约合4.8元人民币),这次投资主要用来建设数据中心和两处创新实验室。其中,位于克赖斯特彻奇市的创新中心将专注5G通信、物联网以及大数据等技术研发,并且作为后备人才培养计划的一部分,未来新西兰大学生将有机会前往华为深圳总部参加培训;华为还将在惠灵顿开设一处区域性办公室。新西兰经济发展部长西蒙·布里奇斯(Simon Bridges)称,华为在新西兰的这笔投资,将有助于增强新西兰在研发领域的实力,以及帮助新西兰提高在数字和技术世界的创新能力。


在国际科技潮流领域的专家、仲量联行公司(Jones Lang LaSalle)伦敦区总负责人迈克·戴维斯(Michael Davis)看来,大洋洲地区一直以来缺少一个科技中心,相比墨尔本和悉尼,奥克兰在这一方面更具优势。它不仅重视新兴科技,还能包容各种文化、艺术、时尚和设计,它将成为下一个新兴市场,并有望引领亚太地区的发展。


新西兰的小企业会计平台Xero

创建于新西兰的小企业会计平台Xero曾被《福布斯》评选为世界

最佳创新成长企业,甚至有人称他们为“在线财会领域的苹果”。


新西兰无人机制造商Aeronavics

新西兰无人机制造商Aeronavics产品演示。


乐于尝试的“技术控”

新西兰是一个发达国家,虽然人口不多,但这个国家非常愿意使用最新技术,也非常愿意和乐于尝试。“新西兰确实超出了我原来的想象。原本以为新西兰是西方发达国家,要求很高,打起交道会比较麻烦,来了之后却发现客户非常友善,没有任何问题。因此,华为愿意把新西兰作为一个非常好的样板,希望把这个市场做好,在这里开拓新技术,建好网络,然后推广到全球去。”曾经在华为新西兰工作的中国员工如是说。


尤其是近几年,全球乳品价格低迷冲击了新西兰农户的收入,新西兰越发关注高附加值的科技行业。因为对于新西兰而言,要想在全球化的竞争中,发挥自己的产业优势,科技创新就显得尤为重要。


为此,新西兰政府下了一番苦功。据新西兰研究与科技部长韦恩·麦普博士介绍:“新西兰政府已将科技发展置于经济发展的核心位置,通过简化科技体系、明确研究重点、改革皇冠研究所(CRIs)及提高产业界对科技投入等手段,改变了原先研究重点散乱、重点领域交叉矛盾的复杂的科技创新体系,构建了产业界与科技界联系的桥梁,同时为有实力的科学家提供更多机会。”而这一系列的改革,则从根本上改变了政府的科技支持结构,实现了新西兰国家研究重点的转移——重视基础研究、强调研究产出、重视国际合作和人才工作,促使新西兰科学技术更多地瞄准国家长远发展目标和对社会整体的贡献。


与此同时,在过去几年间,新西兰政府旗下的卡拉汉创新基金会已经向科技初创企业投资1.4亿新西兰元,并同步建立和运行初创企业孵化器和加速项目以扶持初创企业发展,这些措施都促使初创企业在这个只有450万国民的小国快速发展。


不仅如此,新西兰政府去年还尝试推出了新的签证项目试图吸引科技创业者。在这个为期四年的试点项目中,将发放最多400个全球影响签证(Global Impact Visas)。新西兰移民部长Michael Woodhouse称,全球影响签证旨在通过吸引个人投资者和创业者前往新西兰生活,帮助扩大智慧资本池。


无独有偶,新西兰的惠灵顿市最近也推出了一个名为“LookSee Wellington”(一起来看惠灵顿)的项目,该项目称“这将是个4天的旅行,包括面试、聚会,探索惠灵顿,所有的航班及住宿都将由我们提供。周末时,你可能会得到一份工作,也可能收获到一些你从未体验过的生活方式”。实际上,它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能够招揽世界各地招募优秀的技术人员,发展新西兰的高新科技行业。


如此一来,就不难理解,为何新西兰科技行业能够得以迅速崛起,并且成为世界上最健康的科技生态系统之一。伴随着大量风险资本争相涌入,更多来自新西兰的初创企业,遵循相同的模式发展起来——快速增长、成功融资、全球扩张以及获得高估值。


据新西兰科技行业协会去年发布的首份科技行业国情报告显示,科技业为新西兰国内生产总值(GDP)贡献了162亿新西兰元,科技业生产力每增长4%,新西兰经济就会提升27亿新西兰元。倘若所有新西兰公司皆能更广泛使用网络,其生产力对新西兰GDP影响则相当于每年340亿新西兰元。


新西兰可穿戴公司StretchSense

新西兰可穿戴公司StretchSense联合创始人本·奥布赖恩认为,新西兰的多文化背景

对于事业起步来说是个优势,有利于拓宽海外市场,寻求更大更多元化的市场。


新西兰总理比尔·英格利希(Bill English)

新西兰总理比尔·英格利希(Bill English)表示:2008年开始生效的新西兰与中国
两国自贸协议是巨大的成功;随着该协议的推出,新西兰与中国的贸易“增长了两倍”,
2016年达到230亿新西兰元,两国贸易为“两国人民创造了就业岗位和众多机会”。



将目标放大

毫无疑问,新西兰科技初创企业界正发展壮大,变得更有活力,亦获得了更多的支持。当地创业者日益展现出强大的信心以及拿下更多全球分销、销售以及市场营销的雄心。他们讲同样的语言,信奉同样的创业文化,拥有快速进化的天使投资团体和受过良好教育的劳动力。尽管一些公司还没有开始盈利,但官方数据表明,从2005年到2013年的6.82亿新西兰元,新西兰的技术服务出口产值已经翻了一番。


创建于新西兰的小企业会计平台Xero是个中的佼佼者,它在2015年的时候已经获得1.1亿美元融资,估值超过40亿美元,曾被《福布斯》评选为世界最佳创新成长企业,甚至有人称他们为“在线财会领域的苹果”。但Xero创始人兼CEO罗德·德鲁里(Rod Drury)更愿意将Xero称为“一个成长于新西兰的国际公司”。


德鲁里表示,公司成长在新西兰,有非常好的一面。因为相比于硅谷,新西兰的科技行业的竞争目前仍不太激烈,这使他能够雇佣到足够多的优秀人才,并且不必每天担心这些人才会跳槽。除此之外,在新西兰创业,使得他能够接触到除了美国之外的其他市场。虽然Xero成立在一个人口仅有400万的小国家,但是他们和其他国家的很多企业都建立了联系。“通常情况下,美国投资人不相信新西兰能够出现成功的企业。他们认为新西兰只是个农业国。但Xero向他们证明了,只要了解自己的目标,我们也可以建立成功的企业。”德鲁里说。


对此,其他一些新西兰的创业者也深有感触,纷纷将自己的目标放大。例如,视频编辑平台公司WIP创始人兼CEO罗洛·温洛克(Rollo Wenlock)就表示:“Xero证明了在新西兰创业并非一定是坏事。看到他们的成功,也让我自己有了更大的目标。在此之前,我的目标是将自己的公司以50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而现在,我的目标是1亿美元。”


不过,天使投资协会主席Marcel van den Assum指出,目前新西兰面临的一大挑战是,需要尽全力为初创型科技企业提供支持,它们不仅具有极大的发展潜力,还能在投资回报方面造福其他的创业生态圈。


普罗大众对新西兰的印象


普罗大众对新西兰的印象

普罗大众对新西兰的印象,大多只停留在“新西兰农场”上—牛羊成群、风景如画,还有丰富安全的乳制品。


放眼亚洲市场

新西兰是一个高度依赖自由贸易和海外市场的国家,强调经济自由开放,在推进全球化进程中不遗余力,对泛太平洋经济一体化一直情有独钟。在过去20多年里,新西兰先后与澳大利亚、中国、泰国、新加坡、文莱、智利、马来西亚等亚太地区经济体签定了双边自贸协定。这些协定在执行过程中普遍效果良好,对于促进双边贸易发展起到了巨大作用。现在,新西兰50%以上的对外贸易是与签有自贸协定的国家和地区进行的。


新西兰初创企业从中亦受益匪浅。新西兰可穿戴公司StretchSense联合创始人本·奥布赖恩(Ben O'Brien)表示,虽说创业初期来说主要的顾客群在美国,但如今该公司的客户已经分布在28个不同的国家,在中国台湾、日本和韩国,有明显的上升势头。他认为,新西兰的多文化背景对于事业起步来说是个优势,有利于拓宽海外市场,寻求更大更多元化的市场。而且海外市场有众多投资者,可以找到和自己创业公司相匹配的专家。其中,尤以亚洲市场,尤其是中国最为值得关注。


新西兰总理比尔·英格利希(Bill English)对此表示认同。他称,2008年开始生效的新西兰与中国两国自贸协议是“巨大的成功”;随着该协议的推出,新西兰与中国的贸易“增长了两倍”,2016年达到230亿新西兰元,两国贸易为“两国人民创造了就业岗位和众多机会”。与此同时,中国已连续多年成为新西兰最大的海外留学生来源地;中国赴新游客人数也持续增长,2016年已突破40万人次大关。


因而,即使身处西方发达国家阵营,新西兰在对华关系上却从来都很有主见,不随波逐流,已开创了多个“第一”:第一个同中国结束“入世”双边谈判、第一个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第一个与中国签署自贸协定……如今,又是第一个与中国签约“一带一路”合作。对此,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研究员储殷分析认为,眼下,全球遭遇逆全球化寒流,美国又不愿意引领全球化进程,新西兰自然对全球化的重要引领者中国寄予厚望,将其国运与中国版的全球化“一带一路”倡议联系在一起。


值得一提的是,李克强总理在3月份访问新西兰时除了签署“一带一路”协议外,双方还就本月开启中新自贸协定“升级版”谈判达成一致。如果中新能谈成“升级版”FTA,这将成为中国与发达国家签署的“水平最高”的自贸协定,也将有助于新西兰与中国到2020年实现双向贸易300亿新西兰元的目标。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