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商业 > 荷兰,小而美的“欧洲大脑”

荷兰,小而美的“欧洲大脑”

阅读数 1050

今日热度 7

评论
摘要: 当地时间3月15日,现任荷兰首相马克·吕特宣布赢得大选,成功获得连任。此前一直领先的极右翼政党未能实现彻底颠覆荷兰政治的目标。在国际政客的眼中,这场大选很有可能成为接下来法国、德国大选的某种预演,抑或未来欧洲政治生态走向的试纸,但荷兰人民却不以为然。面对全球的震荡性反应,“海上马车夫”愈加精明理性!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荷兰大选结果的尘埃落定,让许多欧洲国家,特别是布鲁塞尔的欧盟官僚们,都大松一口气——荷兰现任首相马克·吕特(Mark Rutte)宣布自己已经赢得大选,成功获得连任,他所领导的党派自由民主人民党,在荷兰总共150个席位的议会中,预计将获得31个席位,是所有参选党派中最多的;而此前一直在民意调查中领先的“反欧盟、排外”的极右翼政党则屈居第二,预计将获得19个席位,未能实现彻底颠覆荷兰政治的目标。


相比起国外的“紧张兮兮”,荷兰选民的表现可谓“镇定自若”。无论是在大选前还是大选后,荷兰中央政府所在地海牙的街头井然有序,几乎看不到任何与大选相关的大肆宣传和大规模聚众示威,即使从议会大厦以及政府机构比较集中的地区走过,一切都平静如常。


这令外界十分意外。作为今年欧洲的首场选战,荷兰大选备受关注,被赋予了风向标意义。在国际政客的眼中,这场大选很有可能成为接下来法国、德国大选的某种预演,抑或未来欧洲政治生态走向的试纸。但荷兰人民却不以为然。多数民众不约而同地表示,被称之为“荷兰特朗普”的自由党领导人基尔特·威尔德斯(Geert Wilders)虽然获得了较高支持度,但大部分荷兰人未必会全心支持极右或民粹主张,而是希望借助选票抒发不满、敦促变革。


“看到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带来的混乱局面,我更加相信 ‘欧洲梦’是一件好事。”杂货店店主勒伊特如是说。


勒伊特所在的城市是马斯特里赫特市,位于荷兰东南部林堡省,西邻比利时,东临德国,是连接比、德、荷三国的桥梁。这座城市的名字,与创建了现代欧盟的1992年条约联系在一起。25年前,在马斯特里赫特的一座楼里签订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简称《马城条约》),让欧洲走上了成为联系更加紧密的政治经济联盟的道路。据林堡省省长博文斯忆述,《马城条约》签订当天,马城一片欢腾,店主纷纷挂起欧洲各国国旗,每条购物街都代表一个国家,支持欧洲一体化的情绪高涨。


如今的马城仍然是一座多元化城市,居民仍然将欧盟视为屏障,抵御动荡不安的国际环境。尽管当下欧洲面对的挑战愈趋严峻,包括欧债危机、欧元贬值、英国脱欧和难民涌入,欧洲一体化进程岌岌可危,但包括马城居民在内的大多数荷兰人仍然选择相信,欧洲一体化的美梦未破灭,自己可扮演扭转困局的关键角色,让欧洲人重新拥抱欧盟公民的身份。


现任首相马克·吕特赢得大选

荷兰大选结果的尘埃落定,现任首相马克·吕特赢得大选,成功获得连任。


荷兰

无论是在大选前还是大选后,荷兰街头、机构内都井然有序。


精明理性

乘着驳船顺流而下,便从马城来到了欧洲最大港口鹿特丹。这里每年的货物吞吐量有将近5亿吨之多,是连接北欧各经济强国与世界的重要枢纽。据鹿特丹港口发言人Sjaak Poppe介绍,在过去几十年里,荷兰和整个欧洲获得的繁荣,很大程度是来自自由贸易以及货物和人口的自由流动。


漫步在这座城市,随处可见时髦的酒吧和先锋的酒廊。人们在城里可以方便地出行,无论是骑自行车,还是乘坐水上出租车。即将落成的鹿特丹公关艺术码头十分吸睛,外观是一个镜子外罩的巨大的碗,其功能是将城里所有博物馆的资源聚合起来展示给公众。但在另一边,起重机正在开启一座新的摩天大楼的建设,中央邮局也将被改造成一座奢华酒店。由此看来,鹿特丹人已经习惯于无休止的变化中生活,这是活力和变革的标志。


不过,这里的人却认为,退出欧盟将会引发经济灾难。Sjaak Poppe说:“与欧洲一起,我们拥有5亿人口,是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区、最大的单一市场。但假如只剩下荷兰一个国家的话,就只有1600万人。”


英国退欧前,荷兰民众多少会依靠情绪来做留欧与否的决定,但在这之后,面对全球因此而引发的震荡性反应,荷兰人变得更加理性了。据荷兰媒体的调查显示,英国退欧公投后,荷兰民众退欧意愿急剧下降:52%的受访者反对退欧,而在英国公投前该比例是46%;支持退欧的比例在英国退欧公投前后分别为43%和40%。BBC的报道亦称,也许很多荷兰民众不希望留在欧盟,但从经济利益考虑,尤其是英国退欧公投之后,留在欧盟的好处更大。


一向精明的荷兰人民心里非常清楚,如果荷兰大选的结果支持反欧洲政策,这将会损害荷兰的投资环境。显而易见的是,民粹主义在经济上对跨国企业冲击巨大,荷兰国内也呼吁在自由开放的道路上“不转弯”。据荷兰媒体报道,包括皇家壳牌、联合利华、飞利浦等公司在内的一些大型跨国公司,在大选前曾经联合举行以“全球问题,荷兰解决方案”为口号的公关活动,旨在抵制民粹主义,激发社会积极情绪。


尤其在英国退欧后,伦敦金融中心地位或不保,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将最有可能打败都柏林和法兰克福,成为接替伦敦的城市。一些原本把欧洲总部设在伦敦的跨国公司已经开始计划把办公地点搬到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理由是,阿姆斯特丹离英国很近,商业环境、经济地位以及社会架构都很好。


阿姆斯特丹市高级经济官员Kasja Ollongren接受采访时说:“这些国际大公司准备把荷兰首都作为他们在欧洲的新基地,将主要的商业活动迁移到这里,以保证整个欧洲业务的顺畅。因为,大部分的商业人士都不喜欢公司所在国家的政治存在不确定和不稳定因素。”


更何况,英国、法国、意大利想要脱欧,都是因为本国的经济出现了问题——经济不景气,失业率高企,收入差距悬殊。这些问题在荷兰身上并没有存在,相反,近年来荷兰GDP增速基本在2%左右,高于不少西方发达国家,而且失业率持续下降,幸福指数领先全球,并没有发生过重大恐袭事件。在毕马威会计事务所公布的《2016全球投资环境竞争力》排名中,荷兰仅次于墨西哥和加拿大,位列第三,是欧洲市场运营成本最低的国家之一。


荷兰大牌企业

荷兰拥有众多跻身世界500强前列的大牌企业,如皇家壳牌和飞利浦。


荷兰大牌企业

荷兰拥有众多跻身世界500强前列的大牌企业,如皇家壳牌和飞利浦。


不容“小”觑

荷兰很小,荷兰人自己也不否认这一点。本土诗人弗罗曼这样描述它:“谈话等于向人脸上呵气,打手势如同对人挥拳。人们为笑声所震惊,分不出亲近与仇恨。”就是这样一个仅不到5万平方公里面积、1700万人口的小国,却拥有众多跻身世界500强前列的大牌企业。


在荷兰,不管是都会还是小镇,处处都可以看到荷兰银行(ABN-AMRO)黄绿相间的霓虹灯、印有ING橘色狮子的自动提款机、皇家荷兰壳牌石油橘黄色的贝壳招牌、旅馆房间里则是飞利浦的电视机……这些都是荷兰公司,也都是著名的跨国企业。不仅如此,世界上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跨国公司—东印度公司就诞生在荷兰。


从17世纪开始,荷兰人就已经是著名的“海上马车夫”。在中国的皇帝们沿着内陆的运河游山玩水之际,“海上马车夫”们已经驾驶着自己建造的大帆船来往于世界各地,把整船的香料和瓷器运往欧洲,几乎垄断了整个海上的贸易。荷兰商人、贵族还通过建立东印度公司,将印尼等殖民地的物资源源不断地运往西方,从中获取了巨大的利益。


虽然在上世纪80年代,荷兰一度陷入困境,但步入90年代后,却又奇迹般地再度崛起。当欧洲其他国家面临衰退和慢性增长时,荷兰却保持了较稳定的经济形势和较高的就业率。能有此“荷兰奇迹”除了归功于其独特的劳资协商机制外,很大程度还得益于荷兰一直大力倡导发展外向型经济。


荷兰80%的出口是面对欧盟伙伴成员国。4个邻国,德国、法国、比利时和英国,又占了荷兰出口的60%。德国占荷兰出口近30%。在欧元实施之前,荷兰采取了荷兰盾紧钉着德国马克的金融政策。由于荷兰盾弱于马克,加上荷兰工资水平略低于德国,因而保证了荷兰商品在德国的畅销。欧盟的内部市场政策也保证了荷兰对其他伙伴国的出口。这两个因素叠加起来使得荷兰工业生产保持了较好势头,在欧洲其他国家失业率普遍居高不下的情况下一枝独秀,保持了较高的就业率。


时至今日,荷兰人从中世纪培养出来的国际视野仍发挥着巨大作用。荷兰依然是世界上的贸易大国,是全球第五大出口国,国家1/3的收入来自国外。荷兰的企业往往也从一起步开始,就走国际化的路线。


而荷兰的企业也像荷兰人一样,不仅具备国际视野,还都不喜欢个人英雄,强调发挥团队的力量,十分擅长和不同的人合作,获取最大的利益。譬如,荷兰的壳牌石油和联合利华都是和英国合资的跨国企业,如此一来,在国际上就有两个政府可以替企业说话。


在发挥团队力量的基础上,荷兰人还尊重个别差异。因为尊重个别差异,团队的力量才可能做最有效的发挥。又譬如,荷兰企业在国际间并购,往往都会保留原班经营团队,让旧的经营团队继续为荷兰公司卖命。


“‘合作’是荷兰人最重要的精神,我们国家太小了,小到不可能只靠自己来成就大事!”荷兰贸易暨投资办事处代表Guy Wittich表示,荷兰自然资源匮乏,自建国以来,生存环境险恶,将近1/3国土在海平面下,因此从13世纪就“填海造陆”,与海水搏斗了数百年。经验告诉荷兰人,唯有团结合作、集结众人之力才能活下去。


这大概也是为什么,荷兰这么小的国家,却有世界一流的足球队。在ING大中华区幕僚长福禄特看来,足球的运动精神,不仅充分表现了荷兰人团结对外的特点,也是荷兰不容小觑的真正本领之所在。


荷兰

荷兰政府视循环经济为未来经济的新引擎。


荷兰

荷兰政府视循环经济为未来经济的新引擎。


先行先试

近年来,荷兰重点挑选出九大重点培植产业发展,包括高科技业、化学工业、生命科学与健康、水资源、农业、园艺、能源、物流、创意产业。每个产业的发展都创新不断,走在世界前沿。雄心勃勃的荷兰政府甚至已向世界宣布,要将循环经济当作未来经济的新引擎,同时把阿姆斯特丹打造成全球迈向循环经济的硅谷、创新中心。


打头阵的是去年9月刚庆祝完100岁生日的荷兰史基浦机场。平均每天有16万名旅客、4,400吨货物和1,200架次飞机进出的史基浦机场,垃圾、废水、二氧化碳等废弃物的总量,是非常惊人的。要实现循环经济,这可能吗?


“其实我们离那个目标并不很远,”史基浦机场集团总裁兼CEO Jos Nijhuis说,“只要能落实循环经济,就可以做到。” Jos Nijhuis的自信来自于循环经济已成为荷兰的全国共识,也是荷兰政府推动下阶段经济永续发展的最高指导原则——要把荷兰打造成全球迈向循环经济的硅谷、创新中心。


以农业为例,“用生物防治来取代化学农药,本身就是‘循环经济’的展现!”荷兰生物防治公司Koppert的企业行销总监Peter Maes指出,所谓“生物防治”就是在环境中孵化出害虫的天敌,以自然的生物机制来保全农作物。


更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国“谈虎色变”的PX产业,在荷兰却是另一番情景。荷兰是欧洲最大的PX生产国,鹿特丹化工园是最主要的PX生产基地。在化工园里,聚集着壳牌、埃克森-美孚、BP、海湾石油、ESSO等多家跨国油企的炼化一体PX工厂,其中兴建于1998年的埃克森-美孚年产35万吨PX装置,该厂已经发展为荷兰最大的化工企业之一。


就像人们所说的,“预测总是非常困难的,特别是预测未来!”但是对于荷兰人而言,未来从来不是预测所求,而是践行所得。未来,其实就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