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商业 > 小鲜肉经济学,引来市场关注

小鲜肉经济学,引来市场关注

阅读数 885

今日热度 4

评论
摘要: 一群年轻、高颜值、拥有高人气的偶像型男艺人被称为“小鲜肉”,围绕他们产生了新的影视生态,引来市场和资本的关注。对这些“小鲜肉”演员来说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小鲜肉集结!”由于邀请了从鹿晗(1990年)到TFBOYS(王俊凯1999年、王源2000年、易烊千玺2000年)等9位身价不菲的小鲜肉出演,刚刚过去的鸡年春晚被《新京报》评价为“颜值最高的一届春晚”。这个全球收看人数最多的节目今年将吸引年轻观众作为其主要任务之一,并称其为此做了详细的前期调研。至此,小鲜肉算是红到发紫,从综艺到电视剧,他们的身影无处不在。这是小鲜肉们最好的时代。


统计网民搜索行为数据的百度指数显示,“小鲜肉”一词的搜索值从2014年6月开始出现。一群年轻、高颜值、拥有高人气的偶像型男艺人被称为“小鲜肉”,李易峰(1987年)、杨洋(1991年)、鹿晗、吴亦凡(1990年)、TFBOYS组合是典型代表。他们在百度贴吧人气最热的娱乐明星榜单中,皆出现在前二十位,而影视作品中频繁出现他们的身影。


“小鲜肉就是看脸时代结出的果子”。《北京青年报》前文化版执行主编、电视剧研究者李星文说。“他们受到民众喜爱,是市场的呼应。”广东蓝色火焰传媒内容开发总经理徐帆表示。这个市场,指的是电视剧主流受众的变化。“传统电视要求大家在家看剧,主流观众当然是大妈们,但随着视频网站的崛起,年轻人出现在那块市场。”短短两年间,爱奇艺、腾讯、优酷为代表的视频网站手握重金,反客为主取代电视台成为电视剧最主要收入来源。


而电视剧制作公司开始思考为谁做剧。柠萌影业称自己的目标是寻找“新大众”。按照三类标准:是否具备意见影响力,例如愿意在社交媒体发表评论;是否具备内容消费力,诸如每天观看电视3小时以上或视频2小时以上;是否拥有实际购买能力,例如1-2线城市家庭月收入高于10000元,柠萌影业与电通安吉斯集团旗下数字媒体调查公司凯络合作调查。在他们的分析报告中,具备这三类特性的人群中,15-34岁的年轻人占到70%,女性超过50%。小鲜肉成为包括柠萌在内的一些影视公司迎合年轻化市场的明显策略之一。


一时间,“得年轻人者得天下,得女性者得天下”成为电视剧互联网时代的金科玉律。在李星文看来,小鲜肉在影视作品中的集中爆发背后的推手是资本,“目前资本已成为电视剧行业发展的最大引擎。”他说。“出大钱的都是互联网企业,游戏规则也逐渐由他们制定,而互联网平台建立游戏规则的开路工具就是大IP(网络小说版权改编)、小鲜肉、投资三位一体的推进方式。”


TFBOYS

TFBOYS元气满满献唱2017春晚开场秀


“小鲜肉”经济的兴起

小鲜肉这个词很热。人们甚至已经习惯把那些长得帅和年轻的男人们通通叫做小鲜肉。有时候,连网红和小鲜肉们都被混为一谈。但在星美联合的总裁赵枳程看来,影视行业内的小鲜肉完全不等同于今天的流行词小鲜肉,“真正能够称得上小鲜肉就是新一代的人气偶像。”赵枳程说。


对影视剧而言,小鲜肉确实起到了流量担当的作用。娱乐数据分析机构艾漫数据高级市场经理王蓓解释,小鲜肉的流量价值并非简单参考粉丝量,更重要的是粉丝活跃度,这个数据可参考的是艺人微博评论、点赞、转发的数量之和,“一般与明星有互动行为的粉丝都会转成电视剧点击量”。他们还形象地将流量价值量化为“声量”,在剧集播出期间,艾漫会抓取全网对作品的热议数据,也会抓取同时谈到小鲜肉与作品的数据,该数据占整体热议数据的比例就是小鲜肉给作品带去的声量。以《微微一笑很倾城》为例,杨洋对影视剧的贡献率达41.8%,相比而言,女主角郑爽则为25.65%。


与过去相比,国内观众对男艺人的审美需求发生了改变。根据艾瑞咨询2016年4月发布的《2016年中国粉丝追星及生活方式白皮书》,粉丝中90后、00后总占比达76/1%,女性粉丝的比例高达76%,他们认为偶像吸引自己最主要特质以“帅气”、“颜值高”为关键词。


虽然小鲜肉审美具有共同点,但杨玲提醒,每个小鲜肉的个体差异巨大,“比如在非粉丝看来,鹿晗、吴亦凡是重合度很高的偶像,但粉丝就是能够发现其中的差异”。艾漫数据通过抓取近半年内超过300万微博粉丝的讨论数据提炼鹿晗、吴亦凡粉丝对偶像形容的关键词,两者共同的关键词有“好看”、“帅”,但有趣的是,鹿晗的关键词多为“可爱”、“足球少年鹿旋风”,而吴亦凡的关键词则出现了“小爷”、“霸气”与“萌”这样的反差。


顶部小鲜肉的价值并不会互相抵消,他们代表着每种不同类型的粉丝文化。“对明星的认同非常复杂,取决于粉丝过往的人生经历,这包括他的家庭成长环境、文化水平,以及他在某个周期需要的东西是否能够从偶像身上找到。”杨玲说。


鹿晗的粉丝们

鹿晗的粉丝们热力助阵


小鲜肉+IP=

2014年是国内小鲜肉爆发的时间点。这一年,爆款IP剧《古剑奇谭》诞生,除此以外,新一轮韩流来袭,爆款韩剧《来自星星的你》引入国内,而SM旗下EXO组合中国偶像鹿晗、吴亦凡、张艺兴(1991年)、黄子韬(1993年)相继归国,共同引爆中国男色审美时代。


改编自仙侠类单机游戏的影视剧《古剑奇谭》由于起用小鲜肉李易峰、陈伟霆,开启了IP与小鲜肉组合的影视剧类型,成为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范例。根据Vlinkage统计,《古剑奇谭》电视剧网络总播放量突破90亿,在此之前,播放量最高的IP剧是由演员孙俪主演《甄嬛传》(播出当年创下52亿播放量纪录)。


其持续影响力甚至反向让IP增值,《古剑奇谭》游戏版权方网元圣唐CEO孟宪明在2016年9月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12年,《古剑奇谭一》授予欢瑞世纪的电视剧版权费仅为百万量级,但鉴于它的成功,《古剑奇谭》一、二的版权授权总费用已经超过9000万元。网元圣唐不仅靠IP收入大赚,并声称自己未来将转型成一家综合性娱乐公司。


在2014年播出《古剑奇谭》尝到甜头后,欢瑞世纪继续主打年轻化题材,其2015年出品了《盗墓笔记》,2016年的《诛仙青云志》《麻雀》等作品都沿用此法,主演持续选择李易峰、杨洋这样的小鲜肉。小鲜肉被影视公司当作迎合年轻化市场的策略。


徐帆认为,运用小鲜肉肯定是影视公司的长期策略之一,关键是用法。“某些年轻化题材,诸如《花千骨》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这样的玄幻类就是需要年轻偶像担纲主演,但要遵循偶像剧的操作逻辑。”他说。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影视剧的本质是内容,但目前国内鲜有影视公司具备引导市场的能力,只能用IP+小鲜肉的策略迎合市场。但这种方式在2016年出现了一窝蜂的跟风现象,不少入局者根本没弄清内在逻辑,“不少人以为只要在早期市场拉个演员,加一个IP就能快速提高估值,用资本的思路运作影视,一场文化盛宴就开始了”。


在“台湾偶像教母”、京腾娱乐董事长陈玉珊看来,小鲜肉的使用是一种策略,否则其与作品只能互相消耗。“你不能单薄地把小鲜肉直接丢到荧屏银幕上。”陈玉珊说。除此以外,阵容搭配也是关键。“主角可以是鲜肉,但是周边绿叶一定要是非常会演戏的人,不会让人觉得‘天哪怎么看起来都好嫩’”。陈玉珊强调,周边是做平衡的,能够拉高整个戏的水准,“如果鲜肉片只有鲜肉演,那真的是不对的”。


鹿晗、陈伟霆

鹿晗、陈伟霆


“小鲜肉”经济能持续多久?

一些试图批量制造鲜肉的演艺经纪公司应运而生。例如欢瑞这样将经纪与制作结合,为旗下艺人量身打造影视作品,这成为一类普遍的鲜肉生产模式;另一类是效仿日韩的偶像培养模式,从小培养练习生再将他们推出。“通过系统化的培养,偶像艺人可以批量复制”,中信出版社2015年出版的《韩娱经济学》如此评价韩国偶像培养体系,他们出产了最多的颜值派多栖艺人,艺人制造不再是随机事件,而是通过预测当下市场需求进行针对性培养的产物。作者王丛曾任华策影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参与股权投资韩国电影公司N.E.W等项目,去年年初,他创立了娱乐经纪公司SW(阳光热浪文化传媒公司)。目前,公司业务主要包括偶像培养以及音乐制作两部分,团队由中韩两方组成,CEO是曾先后担任JYP娱乐公司中国事业负责人、韩国综合传媒集团希杰娱乐中国音乐事业部总监的李斗善。


王丛认为,制造小鲜肉“最后拼的就是两点:谁的艺人更专业,技能更扎实,能够通过工业手段批量复制;除此以外,谁的艺人更接地气,更有人气”。而艺人与粉丝的关系变得尤为关键,即更接地气。王丛指出,如今市场对艺人个性的需求越来越强烈,在策划制作环节,需要根据不同的市场需求赋予艺人属性。但不能强行造出个性,“原则上是每个成员做真实的自己,你是大大咧咧就大大咧咧,搞笑就搞笑,我们只是找到这个点然后强化”。


为保证艺人更接地气,一些经纪公司甚至以受众反馈作为寻找人选的基础。助推人气的方式是塑造合适且有粉丝基础的IP剧角色,当演员凭借角色走红后,他符合喜好的自身标签能保证他走得更长久。


如果将小鲜肉看做一种可以批量复制的快消品,它面临的最大挑战还是它的持续性。“小鲜肉有市场价值的时间就很短,就是在所谓鲜肉期。成熟的实力派艺人注定生命周期有二三十年,但是全世界的偶像都短。这类人一定要在有限的时间内被关注和放大市场价值,这是自身的客观性。”徐帆说。


另一方面,小鲜肉们自己也不知道能红多久。“今年其实出现了两股潮流,除了小鲜肉潮,还有一股反小鲜肉潮。当一批颜值派空洞的表演出来后,行业开始反思”,陈菲说,“行业出新人是好事,但只追捧一个指标,比如颜值,就是坏事”。徐帆认为:“倘若小鲜肉的集中爆发刺激了中国偶像工业体系的发展,将有助于提升小鲜肉本身的能力和偶像类影视产品质量,产品越好,收入自然越多,进入良性发展的正循环。”


但徐帆也提醒,小鲜肉只应是丰富多彩影视市场的新锐亮点,要警惕被它一叶障目,忽略了艺人体系的多元,更忽略了影视作品的复杂性,“影视剧的本质是什么?绝对不是几个标签化的明星”,徐帆说。侯鸿亮则认为,不论市场如何转型,影视剧的最终本质还是创作,“大家不受市场干扰,沉下心来去做好东西,这才是最重要的”。对一个良性的影视剧市场来说,好剧在而市场起,烂剧出而题材毁。小鲜肉们如果不想速朽,只能努力学习表演,当“肉”变成“角”之后,另一个故事就开始了。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