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美容 > 力量之美

力量之美

摘要: 在运动中肌肉的模样,是最值得抒写的勇敢精神。生物的运动之美,人类的勇气与奋斗,都成为存活过的记忆与信仰。此次,我们用丙烯作画,用极具艺术的形式来传递别样的动感之力。

徐莉佳说:“航海就好比人生,运动的过程中就是与风、大自然的交流过程,

它带给我欢笑与喜悦,成功与失败,也让我尝尽了人生的酸甜苦辣。”


01.jpg


远古洞窟中不仅保存着运动之美最早期的模样,同时也承载着人类最早期的绘画。生活在旷野上的人类与动物间的共同记忆:追逐、奔跑、搏斗……胜负分晓之后,人类拿起木柴炭条,来到山洞中记录下一切。在运动中肌肉的模样,是最值得抒写的勇敢精神。生物的运动之美,人类的勇气与奋斗,都成为存活过的记忆与信仰。此次,我们用丙烯作画,用极具艺术的形式来传递别样的动感之力。


神秘洞窟中的万年回忆

法国西南部,道尔多尼州的乡下,有四个少年正在带着他们的狗追逐野兔。他们显然没有太多的狩猎经验,少年们不停地喊着小狗的名字“Robot!Robot!”。而野兔显然比年轻猎手们更有经验,它灵巧地变换着方向,蹦上岩石,钻进草丛,他们的狗怎么也追不上。最终,一兔一狗,一起跑出少年们的视线。洞中曲曲折折,阴森得可怕,时宽时窄,窄处要弯腰侧身爬行。而宽处,随着电筒的光照,则令Marcel大吃一惊。这是一个可以容纳几十人的洞窟大厅,洞顶则有着许许多多庞大的岩画,在昏暗的灯光下,从四面大方向Marcel涌来,他惊讶地一屁股坐在地上,心想:他也许闯进了一个远古世界。这座1940年被发现的山洞,后来被命名为拉斯科洞窟。经过学者们地研究,这一方天地真的远古到超出所有人想象—洞窟绝大多数的岩画作品都绘于约公元前15000年。最早的石洞岩画则可以上溯到4万年前。


洞顶画有65头大型动物形象,有从2米到3米长的野马、野牛、鹿,有4头巨大公牛,最长的约5米以上。在凹凸不平的洞穴墙壁上,旧石器时代的人类用黑色木炭、红色、黄色、棕色的矿石,记录下了1万年前的各种动物和人类。从艺术上来说,拉斯科洞穴壁画令人惊讶的一点是:在一万多年之前,人类的艺术创作和概念竟然已经到达了不可思议的地步。拉斯科洞窟壁画给人的印象是线条粗犷、气势磅礴、动态强烈。除了用线条勾勒轮廓,动物的身体也用块面涂抹上色,使动物的身体产生了量感,甚至传达出了肌肉在运动时的动态感。


在拉斯科洞里一个井状坑底部,一块突出的岩石上,画着人类远古时期的狩猎场景:一头野牛正冲向一个鸟人,野牛已被一支矛剌穿,腹下流出肠子,但还在拼命地向人冲去。该鸟人被认为是伪装成动物的猎人或者巫师。这就是运动之美最早期的样子,同时也是人类最早期的绘画。生活在旷野上的人类与动物间的共同记忆:追逐、奔跑、搏斗……胜负分晓之后,人类拿起木柴炭条,来到这个山洞里记录下一切。在运动中肌肉的模样,则是最值得抒写的勇敢精神。生物的运动之美,人类的勇气与奋斗,都是确实存活过的记忆与信仰。


运动场上的“美学启示”

当我们谈到西方美学时,在文化溯源上,必须追踪到五千年前的古埃及文化。古埃及人在绘画、雕塑、建筑都脱离了史前艺术的混沌,而在表现形式上有了延续的风格。这就是西方美学最早的起点。在纽约布鲁克林博物馆中,有着一件名为《巫女》的赤陶人性雕塑。在大约公元前3100~公元前2686年,人们创造了动态优美、造型简洁的形象,人像两手高举,仿佛翩翩起舞,没有任何面部和服装细节,只是用身体的曲线展示了少女的体态。这正是西方美学追寻人体美学最早的开端。


人的身体,在不同时代,被赋予了不同的意义。古希腊人建立了繁荣的城邦,哲学和诗歌使他们聪慧。古希腊人同时也是热爱体育运动的民族,体育在他们的社会生活中有着特殊的地位。虽然有关古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历史源头已经不可考,但奥林匹克运动会绝对是古希腊生活中一项极为重要的事件。甚至战争也要为运动会让路。交战的双方会暂停攻击,等到5天运动会结束以后再继续开火。


希腊人在公元前776~公元393年之间共举行了293次奥林匹克体育运动盛会。这是古希腊民族在人类体育发展史的光辉篇章,也是世界古代中期文化教育史上重要的一页。人们从希腊各地汇聚到奥林匹亚,他们当中不仅有运动员,还有哲学家、讲演家、艺术家和诗人。比赛期间,既有规模宏大的音乐、戏剧文娱表演,也有诗人朗诵自己的作品和讲演家发表的祝辞。最初竞赛项目主要有赛跑和角力,以及拳击、战车赛等。人们在运动竞技的过程中,找到了身体的节奏,骨骼、关节、肌肉有着各自的韵律和使用方式。在竞技中,人们反复探索着身体的各种极限。


每一个竞赛优胜者要戴上桂冠,戴着桂冠的优胜者被当作神来崇拜。优胜者的家乡把他们当作出征凯旋的英雄来欢迎,最著名的诗人向他们奉献赞美诗,最精巧的画家在作品中表现他们完美的身体,最巧夺天工的雕刻家为他们在奥林匹亚建造纪念雕像。这些雕像使用了纯白色的、质地柔软的大理石,雕琢成完美的人体。


希腊人在运动竞技中对人体的卓越观察都体现在了雕塑上,因为人体之美在运动状态时最为突出。当我们凝视古希腊的雕像,你会发现,创作者关心的不是这个人的地位或权力,甚至不是道德或品格。希腊创作者凝视人体时,单纯在寻找着人体之美。他们的诸神有着最完美的身体和力量,与诸神相似的人类身体则经过文学和哲学的思考而趋近完美。人的身体,在不断挑战自己的极限时,有了惊人的美的可能性。古希腊的奥林匹克体育运动盛会为人类找到了“美”的起点。肉体的美、精神的美,并不对立。一个健康自信的身体,应该有一个崇高自信的精神。希腊艺术提供的运动之美是如此的自由、健康,为全世界带来美学启示。


平衡的“和谐之美”

漫长的被压抑的中世纪之后,希腊神话被重新翻译和阅读,文艺复兴来了,沉睡的人文精神重新觉醒。希腊神话中对人体的歌颂,以及美丽的故事再次唤醒了人们的爱美之心。文艺复兴时期的天才达·芬奇,以理性的科学观察万物,他研究古希腊人体比例,试图找到最完美的人体。而另一位文艺复兴巨匠米开朗基罗则体现出了新柏拉图哲学,他熟读希腊史诗,虽然受教会委托而创作,但他的作品却表达出了十足的希腊精神。其代表作雕像《大卫》,就是以青春人体之美君临天下。《大卫》骄傲地站在佛罗伦萨市政厅,洗刷了千年来的闭塞,重新将人体之美昭告天下。他不像一个历史或神话人物,而更像一个热烈活过、战斗过的生命。


19世纪30年代以后,浪漫主义的狂潮袭来。浪漫主义相信真诚的内在激情可以激发人类创造力,也可以激发最高贵的情操。从籍里柯的《梅杜萨之筏》,到德拉克洛瓦的《自由引导人民》,浪漫主义的画面永远充满动感,并具备当代史诗的意义。德拉克洛瓦的浪漫气质造就了这样一位袒胸露怀的女子形象,招呼着后方的人民,将神话中的自由女神与浴血奋战的人安排到一起,她长着希腊雕塑般的轮廓,穿着朴素古典的衣着,与周围身穿现代服装的男士们相比,她更像一个抽象的人,代表着最高的精神与意义。人类的人体之美与高贵精神在这个运动状态中被体现,脱离竞技,回到现实意义。


19世纪,照相机改变了人们对“美”的记忆模式。20世纪,电影、音乐和媒体对时尚潮流及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有着关于“美”的引导。21世纪,互联网技术彻底改变世界。而我们尚不知这一时代的“美”会何去何从。许多摄影师以独特的视角拍摄舞者、杂技演员和体操运动员。从动作和人类肢体形态中获得灵感,这样的作品构思新颖,并将运动与时尚艺术相结合,既是回顾,又是超前。当我们细数人类15000年以来的脚步,你会发现。美,始终不是一个绝对的概念。美有着它微妙的平衡与和谐,运动之美、人体之美、精神之美,最终都落到现实中,成为历史传递给如今的信念。


当今人们对运动风尚的审美,更加强调了人类对极限的挑战,

于是像冲浪、攀岩等年轻群体的项目也进入了奥运会赛制。


02.jpg

运动员们积极参与,挑战极限,超越自我,顽强拼搏的精神,

不仅给人以美的享受,更给人以民族精神图腾的自豪感。

 


03.jpg


美,始终不是一个绝对的概念。美有着它微妙的平衡与和谐,

运动之美、人体之美、精神之美,最终都落到现实中,成为历史传递给如今的信念。


04.jpg


运动的“当代之美”

现代体育依托于强大的赛事,以及广泛的大众媒体宣传途径,将运动之美的展示提升到了成为现代人所崇尚的生活方式。观赏体育比赛本质上是一种审美活动,大众可以看到以直观的形式欣赏最高的体育竞技水平。现代体育科学的发展,更使帮助人类不断刷新世界纪录,突破人类极限。在现代国际体育比赛中,通过运动员的表现更是可以看到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文化水平和道德素质高低。运动员们积极参与、挑战极限、超越自我、顽强拼搏的精神,不仅给人以美的享受,更给人以民族精神图腾的自豪感。


当今人们对运动风尚的审美,更加强调了人类对极限的挑战,于是像冲浪、攀岩等年轻群体的项目也进入了奥运会赛制,正如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所说:“我们希望能把体育带到年轻人身边。如今年轻一代人有很多选择,我们不能再等待年轻人主动靠近我们,我们选择走向他们。”在今年夏天,海上运动也成为了最热门的运动之一,我们有幸采访到中国著名帆船奥运冠军徐莉佳,与她一同进入充满激情的运动世界,尝试展示运动的“当代之美”。



 

05.jpg

徐莉佳

中国女子帆船运动员。2008年北京奥运会获得激光雷迪尔级季军。

2012年伦敦奥运会获得帆船激光雷迪尔级女子单人赛冠军,

是中国帆船史上在镭迪尔级中的首枚奥运金牌。

2012年伦敦奥运会闭幕式中国代表团旗手。


徐莉佳:乘风破浪

十岁的徐莉佳从来没有想过,她现在的决定将会改变她的一生。对于一个十岁的女孩来说,她从50名在上海青浦的水上运动中心试训的小学员中脱颖而出,成为了三位有机会去海南受训的候选人之一,这是多么骄傲的事情!她不太明白,当她把这个好消息带回家的时候,父母为什么看起来并不高兴。


1997年的9月,徐莉佳正式成了上海帆船队中的一员。在徐莉佳的帆船生涯中,印象最深的比赛,自然是2012年伦敦奥运会她勇夺金牌的决赛。这一场比赛是实打实的硬仗,在经过整整十轮的积分比赛后,在决赛轮,四个国家的四名选手居然是平分。也就是说之前的比赛积分在此时已不再有任何意义,大家在决胜轮中又回到了最初的起跑线。轻微的一个失误,就有可能导致与奖牌无缘。这个时候,也是比拼谁的心态更加稳定。


在之前一届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徐莉佳虽然夺得铜牌,实现了奥运历史上中国队的奖牌突破,对她而言毕竟还是有与金牌失之交臂的失落。在那之后,她研读了很多心理学的著作,并且开始进行冥想和心理调整。当2012年伦敦赛场上出现了如此戏剧化的一幕,四位运动员都承受巨大压力的时候,徐莉佳的心态反而最放得开。比赛时,她一出发就处于不利位置,在与主要对手积分几无差距的情况下,奖牌轮必须拿第一才能确保冠军。徐莉佳表现出强大的心理素质和技术能力,虽然在绕第一个标时排名第二,但她的发挥越来越好,从第二个标至比赛结束,牢牢把握第一的位置,最终成为奥运冠军。


人们想象中的帆船运动是浪漫的,就像十岁的徐莉佳描述的那样,满满的碧海蓝天,有一股潇洒于天地间的畅快。但作为运动员,她所面对的是艰苦的训练以及随时变幻莫测的大自然。事实上,帆船比赛不光是体力和意志力的比拼,它更需要清醒睿智的头脑和沉稳豁达的心态。出海时的风浪就像一道道随便变化的谜题,需要用智慧去解开谜题,也需要用乐观去开解自己。因为身体原因,徐莉佳无法备战东京奥运。但她决定,即使不能上场参赛,也要以媒体人的身份参与奥运。她于去年完成英国索伦特大学体育新闻播音专业的硕士学业,在自己的微信公共号“徐莉佳传媒之声”上持续更新着顶级运动员采访,目前已连载过百篇。


徐莉佳说:“航海就好比人生,运动的过程中就是与风、大自然的交流过程,它带给我欢笑与喜悦,成功与失败,也让我尝尽了人生的酸甜苦辣。”


Q&A

MW:作为女性,我们也面对着社会对女性的审美固化,作为成功的女性运动员,你是否如何看待这样的问题的,又是如何打破人们对"美"的固有偏见的?

徐莉佳:相对欧美来说,亚洲文化对女性的审美更趋向于文静白皙,文化上存在差异是正常的。而审美观念本身也是在变化中的,16世纪,欧洲人非常喜欢自己的白肤色,英国伊丽莎白一世女王甚至曾经使用药物漂白自己的肤色,以追求像文艺复兴时期雕塑一样的美。不过,从20世纪起,欧洲的审美方式变了:把皮肤晒得黝黑,是一种时尚。我不会要求对方在三言两语之间就能改变他们的审美,但我们至少能从观念上进行一些更宽泛的改变。比如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人热爱健身,欣赏肌肉线条的美感。


MW:海洋运动的环境势必也是对皮肤的考验,能否讲一下你平时是如何护肤的?

徐莉佳:我是一个怎么简单怎么来的人。清洁、保湿、防晒,护肤三步我都会做。在防晒霜的选择上,像PA+++++(5+)是我在海上用的指标,大家在生活中其实是用不到的。日常防晒霜可以选用一些轻薄透明的产品,我个人非常喜欢英国一个很有性价比的美妆品牌Simple,碧欧泉的防晒霜我日常也很喜欢用。


06.jpg


编辑 — Crystal  撰文 — Rox  摄影 — Pica  造型 — Joelle  设计 — 鱼肌艺术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