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美容 > 美丽匠心世纪

美丽匠心世纪

摘要: 19世纪,随着化学工业兴起,现代护肤时代来临,并在上世纪20年代,轰轰烈烈进入飞速发展时期。现代护肤蓬勃发展的这整整一个世纪,见证了不知多少传奇故事和重要时刻。今天,我们要讲的就是这100年间的那些美丽匠心与浮光掠影。

19世纪,随着化学工业兴起,现代护肤时代来临,并在上世纪20年代,轰轰烈烈进入飞速发展时期。现代护肤蓬勃发展的这整整一个世纪,见证了不知多少传奇故事和重要时刻。今天,我们要讲的就是这100年间的那些美丽匠心与浮光掠影。


01.jpg


1920年代

虽然刚刚经历过一战,经济低迷却无法阻止人们想要通过消费和玩乐来摆脱困苦的心情。诞生于1902年的HR赫莲娜品牌成为第一个进入百货商场的美容品牌。同时,以苯酚和巴豆油作为主要成分的换肤产品在那个年代流行起来,这种产品在普通美容院就能操作并且购买。皮肤科医生感到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胁,纷纷派出他们的妻子去美容院打探虚实。在此之前,美容产品往往是通过邮购或者去美容院进行购买,赫莲娜此举宣告了化妆品大规模生产的产业化时代的到来。


1923年,当Coco Chanel在度假时晒了几次太阳,带着一身迷人的古铜肤色从蓝色海岸的游艇上跳下来后,这种肤色开始流行开来。到了20年代中期,晒黑的皮肤变成财富和特权的象征。菲茨杰拉德的《夜色温柔》就曾描绘过精英们在法国度假胜地里维埃拉晒太阳的场景。


1930年代

当时有越来越多的美容沙龙开始推出护肤疗程,比如重拾年轻的眼周肌肤护理和石蜡浴。在位于纽约第五大道的Elizabeth Arden红门美容沙龙(1910年就已经开幕)进行一次护理差不多花费2.5美元。


1933年,Elizabeth Arden推出著名的8小时润泽霜,成为品牌最经典的代表作,至今仍然广受赞誉。值得一提的是,Arden还曾推出过不下50款的香水,并且多次获得国际香水基金会颁发的FiFi奖,比如Sunflowers、Red Door和Fifth Avenue。


1934年,哥伦比亚大学的科学家Karl Meyer和John Palmer在牛的眼睛中发现了透明质酸(玻尿酸是错误译名)。50年后,透明质酸作为润滑剂已经被广泛运用在眼部手术中,比如晶体植入、角膜移植和青光眼手术等。后来还被用于护肤品配方中,令皮肤光滑滋润、细腻柔嫩。


1936年,20世纪30年代,第一批现代防晒霜问世。澳大利亚化学家Milton Blake和欧莱雅创始人尤金•舒勒都开发了防晒霜,虽然并不是很有效,但他们的研发进而启发奥地利科学家Franz Greiter在1938年发明了冰川霜。该产品被认为是世界上第一款具有商业可行性的防晒霜。8年后,这款产品以Piz Buin的品牌名上市。


1939年,成立于1828年的香水世家法国娇兰在巴黎的香榭丽舍大道68号开设第一家美容护肤中心,自创独特的法式按摩手法,在当时成为巴黎时尚圈的美容潮流集散地。2013年,娇兰对此处进行修复及重新设计,将娇兰之家打造成了一个奢华梦幻的天堂。


1940年代

二战期间,一位军队药剂师创造了一种叫做“红色凡士林”的化合物,被用作防晒剂。后来,他又在该配方中加入了可可油和椰子油,成了今天所有美黑产品的鼻祖。


1950年代

当时的西方女性流行使用一种叫“Royal Jelly”的产品护肤,这种产品的主要成分来自于工蜂。化妆品界的巨人Helena Rubinstein非常反对这种风潮,她说:“女人不是蜜蜂!”刚是她刚。同时,清洁类产品成为那个年代女性的必需品。来自Pola的全球首个泡沫面膜在1958年面世,可以清洁、活肤、加强血液循环。


1960年代

德国皮肤科医生Christine Schrammek发明了一种名为“Blemish Balm”的软膏,用来保护患者在接受换肤手术后的皮肤。若干年后,韩国品牌以此为灵感,开发了集保湿、防晒和底妆功效为一体的产品,取名为“beauty balm”。于是,BB霜在21世纪席卷美容界。


1962年,虽然此时的防晒霜配方还只能屏蔽导致晒伤的UVB射线,但Franz Greiter提出防晒系数评分系统(SPF)的概念也是在这个时候,并且自此成为衡量防晒效果的全球标准。1967年,彩妆大师植村秀成立同名化妆品品牌,并推出卸妆、清洁双效合一的经典产品“洁颜油”,被誉为“洁颜油之父”。此后产品革新换代,畅销至今。


1970年代

1971年,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FDA)认可了维生素A酸的抗痘效果。有意思的是,接受维生素A酸治疗的患者发现,在痘痘消失的同时,脸上的皱纹也减淡了。于是维生素A的发明者Albert Kligman继而开展了维生素A酸抗皱效果的临床试验。


插播个趣事,1973年,Elizabeth Taylor在电影《Ash Wednesday》中扮演的角色为了挽回婚姻,去医生那儿做了拉皮手术。术后,她发现自己爱上了一个年轻的男人。看来整容改变的并不只是女人的脸蛋,难怪男人们总是不赞成自己的女朋友或妻子去整容。


1974年,Eugene Van Scott和Ruey Yu两位科学家发明了果酸。后来,皮肤科医生发现,和在酿酒用的葡萄中发现的成分一样,果酸具有减轻细纹的效果,自此之后开始被广泛运用于护肤品配方中。


02.jpg


随着生物科技的崛起,护肤品进入生物工程时代,通过研究皮肤机能、产品成分,人们越来越追求皮肤内在的秘密,也越来越在意究竟把什么涂在了脸上。某些致癌的化学成分引起消费者警惕,天然有机护肤品开始流行。


1980年代

从牛胶原蛋白中提取而得的牛胶原(Zyderm)成了第一种FDA认证通过的注射用胶原蛋白填充剂,虽然如今已不再是主流。1986年,表皮生长因子EGF的发现者Stanley Cohn和Rita Levi-Montalcini教授获得诺贝尔医学和生理学奖。EGF是人体本身就含有的一种小分子蛋白质,随年龄增长而快速减少,而它的减少与皮肤的衰老有直接关系,因而后来美容行业也开始介入EGF的研究。


1990年代

护肤品进入化学时代。一项研究显示,人类生长激素能够让人看起来年轻10到20岁。1992年,Clinique倩碧宛若新生面霜面世,成为市面上首款含有水杨酸的面霜。顾名思义,用刷水杨酸的方式让皮肤娇嫩宛若新生。当时小鸡破壳而出的广告创意令人印象深刻。1994年,科学家发现,最有效的抗氧化剂是维生素C。第二年,Cellex-C推出了一款维生素C精华。1995年,Renova是当时第一款含有维生素A衍生物,专门用来对付细纹和光损伤的产品。1996年,皮肤科医生发明了使用氧化铝作为探头的换肤仪器,后来氧化铝被钻石所取代,钻石果然是姐妹们的心头好。该仪器可以磨削肌肤表面,这种治疗过程被称为“微晶磨皮”。


21世纪00年代

2002年,FDA批准肉毒杆菌Botox注射,用来减轻眉间纹。后来,Botox成为过去这十多年来最流行的非手术美容项目,光滑的额头无处不在。


2006年,Elizabeth Arden和Botox的生产商Allergan合作,联手推出Prevage逆时橘灿精纯凝露,堪称护肤界一大突破。突破源于Prevage的核心成分—一种强效的抗氧化剂“艾地苯”。研究显示,艾地苯的抗氧化效果要强于维生素C和维生素E,能有效修复和保护皮肤。


2010年代

随着生物科技的崛起,护肤品进入生物工程时代,通过研究皮肤机能、产品成分,人们越来越追求皮肤内在的秘密,也越来越在意究竟把什么涂在了脸上。某些致癌的化学成分引起消费者警惕,天然有机护肤品开始流行。


2010年,为了消费者的知情权,中国国家标准委出台新规,所有在中国境内生产或进口并销售的化妆品,都需要在包装上贴上全成分标签,真实标注所有成分的中文标准名称,顺序按照加入量降序排列。鉴于大部分人对于那些晦涩难懂的成分一脸懵,中国消费者协会和中国香料香精化妆品工业协会还联合发布了“化妆品全成分标识解读指南”,帮助答疑解惑。


2012年,干细胞护肤横空出世,几乎笼罩全球美容界,神乎其神,天花乱坠。这一切都源于6年前日本科学家山中伸弥首次在体外使用四种因子将成纤维细胞转换成为了诱导多能干细胞,这一研究成果石破天惊,拯救了干细胞研究整个领域,山中伸弥也因此被授予诺奖。诱导多能干细胞的出现为护肤界提供了新的思路,理论上,把干细胞用于护肤品可以促进皮肤组织修复和再生,大幅度改善老化状况。


但作为一个先锋概念,当时的研究还十分有限,存在很多技术问题需要解决,比如如何保持干细胞分泌组的稳定性,因此只能说干细胞护肤品具有很大的潜力。直到现在,对它的研究依旧属于人类护肤科学的前沿,而从植物中提取干细胞用于护肤品是目前的主流。


2015年,开启韩流模式,BB霜、蜗牛霜和各式面膜等韩国护肤产品进入欧美和中国市场,韩风盛行,一时无两。早在春秋时代,中国宫廷里的贵妇就已经开始用天然食材来美容护肤了。然而,国货的崛起和进击,却是直到两千多年后的2016年左右才开始。新老国货为适应时代的步伐,都在尝试改变自己,年轻一代也渐渐以国为潮。未来10年,本土品牌或许可能在被欧美日韩占据多年的国内市场占领更大份额,被更多人看见。


2017年,安瓶精华成为美妆界的现象级IP,国际大牌和小众品牌纷纷推出相关产品,热度至今不减。安瓶(应为安瓿Ampoule),是一种不含防腐剂的无菌真空玻璃容器,最早用来盛放死者的血液样本。传奇的那不勒斯大教堂里Benevento主教之血,就是装在这种容器里。这种瓶子可以让内容物隔离紫外线和氧气,增强稳定性,后来被西班牙药剂师Jose Marti Tor用来盛放抗氧化护肤品,他也因此被冠以“安瓶鼻祖”和“安瓶定义者”的称号。看起来像注射针剂,有效成分浓度很高,可以让肌肤在最短时间内达到最佳状态,所谓急救功能就是它的最大特色。


2018年,作为一种维生素B3的衍生物,烟酰胺大行其道,虽然它并不属于新鲜事物,但越来越多的品牌都推出了含有这一成分的护肤品。它能阻断黑色素生成,因此常常被添加进美白产品中,还能促进细胞组织生长和胶原蛋白产生,有助于紧致和平滑皮肤,减少毛孔粗大的现象,同时舒缓红肿,对抗自由基,并且适用于所有皮肤类型,可以说是以一敌百的万能成分了。


2019年,随着皮肤表面菌群成为研究热点,益生菌在护肤品领域也逐渐受到重视,在产品的研发中加入微生物工艺是国际上最热门的护肤趋势之一。就像保护我们的肠胃一样,益生菌也能维护皮肤的屏障功能,抑制外来细菌的入侵,还能激活皮肤免疫系统,缓解敏感问题,并且供给皮肤营养。也就是说,皮肤菌群一旦调节好了,皮肤自然稳定健康。


2020年代

新世纪20年代的开端不可谓不悲摧,我们的世界已经被一场疫情永久性地改变了。对于在过去二十年蓬勃发展的美容业来说,这种新的不确定性也敲响了刺耳的警钟。未来,对动物零残忍(不做动物测试,不含动物成分)、健康安全不含有毒成分的化妆品应该会得到更多发展机会。接下来,我们会在这个领域投入更多关注,尝试在这个迷惘的时代寻求一线希望和一个答案。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