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美容 > 2019美妆漫游

2019美妆漫游

评论
摘要: 2019年的美妆世界发生了太多的事,多到让人有足够养料思考未来的样子,多到让我们了解“2020科技大年”并不是一个凭空出现的独立年份, 也多到让我们必须时刻分辨什么应该保留而什么应该果断去除。这些离开的、留下的、连接未来、沉淀过去的人事物,正在发生或即将发生,但他们并不是默默无闻的,而是被我们或详细或简略地记录着。现在,站在2019年的末尾,我们回望这一年的故事,把它们整合、浓缩、划出最重要的部分,都讲给你们听。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2019年的美妆世界发生了太多的事,多到让人有足够养料思考未来的样子,多到让我们了解“2020科技大年”并不是一个凭空出现的独立年份, 也多到让我们必须时刻分辨什么应该保留而什么应该果断去除。这些离开的、留下的、连接未来、沉淀过去的人事物,正在发生或即将发生,但他们并不是默默无闻的,而是被我们或详细或简略地记录着。现在,站在2019年的末尾,我们回望这一年的故事,把它们整合、浓缩、划出最重要的部分,都讲给你们听。


明日降临


明日降临

美容产业飞速发展,时刻制造话题狂欢,却也带来信息过载的困扰。不妨将视线从货架移开,关注行业深处的变革。那些闪现前沿智慧的理念与技术,携裹着未来的曦光,指引你方向、赋予你灵感。明日已然降临,美丽还会远吗?


AI的春天

当电子计算机的块头还像一栋房子那么大时,AI人工智能即被提上日程。但在美容领域,人工智能的核心驱动力:算法algorithm,正重塑大众对美丽的期许和思路。美妆APP发布会赚足眼球的虚拟实境(VR)、现实增强(AR)、混合实境(MR)等“黑科技”,背后理论依托皆为算法。“社交美感”则是2019年彩妆类演算法的新方向,人工智能程序基于被认可的美貌标志进行建模,为使用者提供“最受欢迎”的彩妆方案。德国香精香料巨头Symrise近期与IBM联手,由IBM沃森研究中心名为Philyra 的机器人,通过研究比对Symrise产品资料库中的170万个香水配方结合消费者资料信息“算”出对应全球细分市场的香水。但智能香水是否取代超级“鼻子”,已无须追问。诚如《纽约时报》前香水评论家Chandler Burr所说,“香水正从仅仅是手工艺品,转变为一门真正的艺术:不追究出处与形式,谁能赢得青睐,即是成功。”


爱你,再见,H2O

应全球环保风潮,美容界不仅在2019年继续简化包装、绿色生产等环保举措,还做了一件疯狂的小事:减少甚至移除产品里的“水”。有机植物品牌Whamisa以花植萃取液取代纯净水,制成化妆水、喷雾和乳液,植物成分因经过发酵,渗透力不逊水介质状态。来自美国的“无水美容”品牌Pinch of Colour,已面市的口红和香膏产品除了不含水,还摈除防腐剂、羟基苯甲酸酯等一系列风险物质。大集团同样予以积极回馈:欧莱雅承诺到2020年减少每成品用水量的60%,并且正努力减少其工厂的用水量。


解码第二基因

你降生的一刹那,成千上万的细菌和你一起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携带的菌群种类不同,它们的组成、稳定性及功能近乎全方位地影响宿主的健康。过去几年中,我们听闻了许多酵素、益生菌护肤的好处,高手级人物已经能识别植物乳杆菌、长双歧杆菌这样的专业医学词汇,“微生物美容microbiome beauty”甚至成为各大论坛展会的热门类目。但为皮肤补充益菌这件事,比喝康普茶麻烦多了。实在想体验一番益菌美容好处的人,从现实层面而言,有三条可行的配方设计之路。一是使用益菌的溶菌液或其发酵萃取。第二种途径是使用益生元即益生菌的食物,益生元多为膳食纤维和果糖,能喂养皮肤上既有的好菌并击退坏菌。第三,添加益生素也是众多品牌的选择,这种益生菌发酵代谢后的产物,很适合加入诉求能量激活的精华类产品。


“发”现新生

短期内明显见效的防脱产品有吗?确实有,基因疗程、头发克隆,这些技术已经在实验室取得成功,但价格高昂且不面向大众。来看看新技术,改良版“毛囊再生移植术”。这项日本理化学研究所研制的新技术,除了免去传统植发术的切割头皮之苦,最大突破在于它可以使毛囊大规模再生:在你头皮尚算茂盛的区域提取一平方厘米的头皮细胞,经过短短20天即可人工培养出10000条头发的毛囊组织,再移植到脱发区域,就可以实现头发的“无限再生”。如果你的脱发尚不至于开刀见血,那么一顶激光防脱发头盔是你需要的。Theradome、iRestore 等厂商推出的激光生发头盔,使用美国FDA通过的低能量激光,通过温热头皮改善血液循环,光波同时作用于表皮下的组织细胞,促进其代谢再生。


当我们谈论“ 植物美容”时, 我们谈些什么?


当我们谈论“ 植物美容”时, 我们谈些什么?

2019美容护肤趋势强势来袭,根据流行预测公司WGSN的报告,美妆界将迎来 “改写游戏规则的一年”,关键词包括:回归人体本源、改善疲惫敏感、成分纯净天然—— 觉得这些指向同一答案?没错,若想一举掌握潮流,“植物美妆”是集大成之选;而它展现的美学新姿,不但颠覆你的印象,连造物主也会惊叹,现在就来了解吧。


从“次市场”到“主舞台”

借用村上春树的句式:当我们谈论“植物美容”时,我们谈些什么?诚如将马达加斯加长春花送进国际空间站、由缬草幼苗提炼抗抑郁药、身兼Clarins等品牌顾问的植物化学教授Joe Chappell所言:人们对植物的偏见和误解太深了,如果能正确利用植物能量,大部分药房和美容院将无须存在。促使植物美容从“次市场”向“主舞台”的终极一跃,是“天然成分”与“人工/化学物质”的握手言和。在由千禧一代执话语权的美妆市场,纠结是否百分百天然,就像翻查伴侣手机一般麻烦又过时。他们厌倦了“纯净”、“无毒”这样的噱头,思忖着“天然”可能确实不错,但“人工合成”如果无害也未尝不可。于是主打以植物为基础(plantbased)、成分功效透明化的产品成为新标杆,它将主动权交还消费者,令他们自主判断选择,保持对产品的合理期待,反而更能对植物美容产生惊喜,“Go Green”信徒也就此放下偏执、步入智慧新境界。


“超级植株”要问出处

实验室配制化学试剂,只要温湿环境恒定,所获成果几乎无偏差。植物美容的植株原料却不同,那是鲜活的生命体,气候、土壤,乃至周边生态都会影响植物的养分组成。所以像Juice beauty、Tata Harper、Beekman 1802等独立品牌,正在通过租用或将公司建在农场上,以控制原料的品质,并将农场作为实验室来测试原料和自然技术。有些品牌别出心裁推出农场旅游,令消费者参与寻找原料的过程,回应其对产品透明度的需求。


大牌的行事格局显然更大。“开始于旧世界药房”的Kiehl's,环游世界发掘有趣的草本及其他自然成分,是品牌不断焕现新魅力的秘诀,巴西亚马孙流域则是它挚爱的寻宝地;“自建原产地”的先行者当数Jurlique,品牌在南澳依山傍海的Adelaide山脉下开垦两座农场,并且恪守“活机种植(Biodynamic Farming)”概念,让历经“物竞天择”的植物拥有更坚强茁壮的生命力,储存最天然丰富的活机能量。


浓妆淡抹“减负”运动

当彩妆产品戴上“植物”标签,或许无法做到百分百纯净天然,但用玉米粉或和汉植物磨粉代替传统的滑石粉,蓖麻籽油和向日葵油代替传统蜡质这样看得到的成分替换,足以让你减除“经皮吸收”的心理负担,植物抗氧化因子和植物油脂的滋润,还能在上妆同时给予肌肤呵护。玩色高手更无须担心彩妆因“天然”而寡淡。譬如以Sisley为代表的植物系彩妆,用取自甜菜根、胡萝卜等果蔬的天然色素替代化学色料,并借助植物油脂提升光泽和色感,实现“强烈色彩”与“纯净成分”之间的完美平衡。Yves Rocher、悦诗风吟、The Face Shop等品牌还增添了甲彩产品线,成分主要来自天然植物,不含任何人工香料、化学着色剂及甲醛树脂等有毒物质,孕妈妈和爱啃指甲的女孩放心搽吧!


《Bauhaus :1919-1928》展览

《Bauhaus :1919-1928》展览


包豪斯100年后的美妆世界

包豪斯100年后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1919年,当那个著名的设计学院在德国魏玛设立时,或许有人这么发问过。如今,我们正身处在百年后的未来,眼前的世界究竟有何不同,似乎也很难用变得更好或更坏来简单判定。所以,这一次我们便以美妆为名,聊聊设计,也聊聊被设计改变的美妆世界。


1921年,一位名叫Ernest Beaux的设计师应香奈儿女士的请求设计一款香水,这瓶香水瓶身用水晶制成,其简约明细的线条和方形瓶盖昭示着新时代的来临。时代在发展,设计不停息,1924年,香水瓶身改版为透明玻璃瓶身,以方便远销四海。这瓶香水可能是世界上最出名最成功的香水,它是Chanel N5。与此同时,远在日本的资生堂,不断在改进镇店之宝红色蜜露的包装设计,让这瓶120年历史的化妆水不断朝着简约造型进发。设计改变美妆,接下来的半个世纪更是席卷全世界,为生活环境考虑的雅漾无菌包装,为携带方便而诞生的气垫粉底,以及在第一时间让人感受到冲击的Jean Paul Gaultier 女士香水,美妆世界庞大又纷杂,在这一百年中,设计师们群情激昂,信心满怀的实践着他们的先锋精神。


层出不穷的设计行销

包豪斯100年后,美妆生意人首先要面对的就是一群最挑剔的年轻人。他们因为见多识广而不再为设计的小小改变而激动,对品牌的耐心和忠诚度之低,使他们成为最难捉摸的一代消费者。难以捉摸没关系,先用设计吸引你。资生堂旗下品牌Integrate几个月前推出了限量的唇彩两用产品,包装做成颜料的样子,意在延伸“把脸当作画布”的概念。这个概念并不算新,去年年初同样是资生堂旗下的品牌,Playlist 也推出过类似产品。吸引年轻人的方法多多,每个季度都有着令人惊喜的表现,兰蔻推出的大理石纹唇膏在社交网络快速传播,立刻吸引了一大批年轻人。Lush通过网络与Ariana Grande牵线,推出一款与其新歌MV《God is woman》中场景极其相似的紫色气泡弹产品,引起话题的同时,进行了一场成功的营销。


实用与美貌兼顾

设计是为了更便利更实用的生活,即使在美妆世界这也是一条金科玉律。从气垫的发明,到各种便利上妆的产品,这些都是美妆品在日常生活的检验下不断被设计得“更方便”的结果。Red Earth推出的火柴形态口红,因为小巧轻便顺利成为很多人随时随地的补妆神器,不过这个设计不仅仅是为了新颖,火柴的形状也能巧妙地把唇膏和唇刷合二为一,轻松贴合唇形轮廓,打造精致的妆效。网红博主们的个人品牌更是不断推出更高效的产品,Pony的同名品牌Pony Effect 就有一款像餐厅里胡椒瓶一样的眼影,这款叫做Grind Sparking Shadow的眼影可以通过转动瓶子磨出来。这样的设计不仅充满创意,还能避免眼影因为长期暴露在空气中而氧化。


一直坚守的美学趣味

无论是设计行销还是更便利的使用方式,美学趣味在设计中是绕不过去的一点,一个好的设计,必然是带着审美的,至少是让人感到舒适愉快的。一直都很美貌的Les Merveilleuses LADURÉE就非常清楚好看的造型有多重要,新推出的限量版奢华三色花瓣胭脂以花瓣的形态迅速俘获少女们的心。它的灵感来源于18世纪后半期女性从玫瑰花瓣上抽取颜色做胭脂的做法,独特的黄金花瓣也宛如“沙龙”内灿烂华美的室内装饰,是一款把设计造型推到极致的产品。美学趣味如此重要,Chanel 经典香水也一直在改进外观,在近一个世纪,这种标志性设计不断改进,在造型与比例间保持恰到好处的平衡。去年,这瓶充满传奇色彩的透明玻璃香水瓶首次穿上火红新装,推出以红色整体染色玻璃瓶身呈现的限量版五号之水与五号香水,以及限量编号55支,以红色巴卡拉水晶瓶身呈现的收藏家版五号香精。


你, 怪美的


你, 怪美的

创新经济学之父JOSEPH SCHUMPETER曾说:“创造性破坏”过去和现状,是构建未来的第一步。这话彩妆界同样适用。彩妆不是复制完美的工具,而是揭示自我的武器;尤其在创意跃身第一生产力的今天,走出舒适圈、由妆容发起变革,这样的你我,怪美的。


流量妆,不思议

人人有机会开课当导师的年代,社交平台承载了最高的信息流量,彩妆灵感最多元、趋势变幻最无常,自然成为“怪美”话题策源地。然而全球社交媒体每天诞生79个hashtag标签,哪一枚最能代表流量妆?远的不敢说,近五年之内的流量王,非眉毛莫属。2014年夏天,网名为Peaches Monroee的芝加哥女孩Kayla Newman在短视频网站Vine上发了条6秒视频,展示她浓黑、犀利、“正点的眉毛(Eyebrows on fleek)”,迅速收获2000万次播放、50万点赞和41万转发。同年11月,Kim Kardashian把#EyebrowsOnFleek带进Instagram平台,将“正点眉毛”换成漂染白金款,正式点燃彩妆爱好者对眉妆的创作欲望。时间快进至今天,短视频鼻祖Vine关停已久,Instagram和Pinterest上的眉妆竞技却愈演愈烈:工笔画式的羽毛眉、鱼尾眉,大写意的光环眉、波浪眉,节日应景的孔雀眉、圣诞树眉,比彩虹还缤纷的各种染色眉……


无奇趣,不高定

在2019春夏高定秀场,彩妆大师们齐齐高调展现“偷走全场目光”的企图心。引发最多热议的是Pat McGrath为Valentino秀场打造的羽毛眼睫,邪魅中带着一点萌,色调与服装相对应,“诠释现代感的仙女形象”。同场另一款面部彩绘花朵妆,异次元的味道更重了,普通人想拷贝有困难,但至少亮粉产品可置办起来。迪奥秀场如今由Peter Philips执妆刷,马戏团小丑式的眼线戏谑又不乏浓浓的巴黎味,同样获选“本季最佳”。另外别错过各家发型秀,从香奈儿向David Bowie致敬的“抗地心引力”冲天发、Maison Margiela秀场的“电影彩色印片(Technicolor)”染发,到Iris van Herpen家模特只染了下摆的刘海,貌似任性而为,其实暗示“去性别化”、“后工业审美”和“微观主义”的潮流线索,看门道的内行请收藏。


唯奇货,最叫座

2019年是传说中的“美容黄金时代”,工业变革破除产业边界,让人们掌握审美主动权;具有实验精神的艺术家带来次文化艺术,并大有跃居主角席之势。以下“怪东西”将迅速风行,你未必认同,但请务必了解——


怀旧牙托:千禧族纷纷开始怀旧,怀的

是他们出生/度过青春期的1990年代,而情怀寄托物是曾带来无限窘迫、如今显得无限亲切的“牙托”。预计装饰型的牙托将大量涌上货架,无论你想缅怀当年的青葱和勇气,还是纯粹想扮回少年人,just try it。


科幻文身:被称为“艺术界威利旺卡”的创作才女John Yuyi(江宥仪),将社交媒体中的热门元素转换成文身贴纸,再以身体作为画布呈现出来,材料虽简单但呈现的方式足够有新意,相信能治愈很多人的文身图案选择困难症。


温感彩妆:还记得两年前研制出“感温变色”染发剂的英国人Lauren Bowker吗?这位身兼纺织品设计师、化学药剂师和创意大拿,把“通过颜色变化表达身体感受”的灵感用于彩妆,研发了根据温度、风力和紫外线强度而变色的眼影、腮红、唇膏—— 魔女般的带妆体验,你期待吗?


不“ 塑”之客


不“ 塑”之客

在消费社会里,美容产业领域的企业若是忘记社会责任,罔顾塑料制品对于生态环境的危害,就等于自戕。所幸的是,长期来,不少国内外知名企业已经深耕“环保”理念,从自家产品的原材料生产、销售和售后环节切实着手,近几年更是聚焦塑料污染,力争做到“减塑”乃至“零塑料”。


塑料的反思

对于化妆品企业而言,用塑料材质为产品设计制作层层精美包装,早已经成为一种约定俗成的生产环节— 问题在于,这些一次性塑料制品在转眼之间就变成塑料垃圾,对大气、土壤、海洋环境产生了较大威胁。根据回收公司TerraCycle 的数据,全球化妆品行业每年生产1200亿件包装产品,只有少数被路边回收项目所接受。该公司欧洲通信主管斯蒂芬 ·克拉克表示:“为了易于使用,许多设计技术令个人护理和美容产品具有可挤压性、可弯曲性、便携性,这使得它们难以被回收利用。”包装越复杂或昂贵,收集、分离和回收就越困难。因此,在经济上更可行的做法是简单地将其丢弃,而不是投入资源进行回收。


欧莱雅中国的减塑行动

欧莱雅在全球拥有丰富多样的国际品牌,独特的品牌组合,覆盖化妆品各个所有领域,满足世界各地消费者的多样化需求。对于“减塑”,欧莱雅从包装材料、空瓶回收和电商物流的包裹等方面展开切实的行动。


经典老牌的“减塑”立场

来自普罗旺斯的欧舒丹早已经是环保老兵了,在近年来的“减塑”行动中,该品牌使用可循环回收材料制成产品包装,尤其是针对欧舒丹非常畅销的草本系列和蜡菊系列,减少50%的过度包装,以此减少包装对环境的影响;该品牌采用可降解材料以及使用可再生材料来取代90%的塑料容器,不使用PVC聚氯乙烯;另一个法国品牌娇韵诗也表明了减塑立场和行动:首先,为了减少产品的环境影响,娇韵诗在产品包装中不使用任何金属材料,而采用回收材料;产品包装瓶的10%是回收材料;2018年美国品牌科颜氏与泰瑞环保合作,正式启动在中国的“空瓶回收计划”项目,鼓励大家将用完的Kiehl’s 科颜氏空瓶回收再利用。2019年4月科颜氏携手百盛地球日共同开启空瓶回收换购计划,在线下门店设立回收箱,通过换购、爱心积分等活动鼓励消费者参与到空瓶回收项目中,旨在提高消费者环保意识,共同守护绿色地球。


“塑”战“塑”决

现在整个世界似乎已经向全人类的公敌—塑料“宣战”。英国女王庄严宣布,在所有王室地盘上,将禁止使用塑料吸管、塑料瓶等塑料制品。澳大利亚墨尔本政府也正逐步禁止使用“一次性塑料用品”;2017年8月,肯尼亚推出“禁塑令”,禁止商业和家庭用途的塑料袋的使用、生产或进口,违者面临重罚,甚至监禁。我国自2008年起实行了限制塑料袋的全国性政策,包括禁止生产和消费超薄塑料袋、购买塑料袋税、鼓励生产可降解塑料。同年,我国还通过了“循环经济促进法”,这为应对塑料污染、转向循环经济提供了强有力的法律基础。


化妆品企业已然了解到塑料污染的严重危害,并从生产材料、包装材料和物流材料等方面致力于切实地“减塑”,未来,随着替代材料、可降解塑料的新物种的出现,以及生活垃圾全程分类体系的建立和废弃物管理制度的不断完善,塑料制品的源头减量和回收利用工作有望得到进一步提升。望化妆品效能更加提升,也望海龟不再悲惨地死于误食塑料。


从零到整, 美妆新故事


从零到整, 美妆新故事

在过去的五到十年中,包括INSTAGRAM、FACEBOOK、PINTEREST等社交媒体见证了许多独立品牌从零开始的迅猛发展。这种颠覆常规的现象如何产生?这些被疯狂传播的产品有什么与众不同?又是哪些因素促成了这些品牌迅速在社交媒体上走红?


无美妆经验的背景激发大众的好奇心

无论是Farmacy、Sunday Riley、Herbivore,还是Drunk Elephant,很多新兴独立品牌的创始人在品牌创立之前从事着和护肤品无关的行业。这些从未在护肤品领域积累过任何经验的“圈外”创始人,他们的初衷也许只是想解决自己的肌肤问题,苦于市场上找不到符合自己需求的产品而突发奇想,却像一匹匹独角兽般游刃地闯荡于已趋饱和的护肤品市场。


这个世界从来不缺好故事

年轻的独立品牌在它们诞生之初就具备一些相似而鲜明的特点:它们平等看待自己与消费者的关系,从自己也是消费者的立场出发创新产品;它们尊重自然环境,从原料选择、原料种植、配方调配,到生产包装都坚守自己的见解与理论,甚至跳脱一些常规操作;它们平等看待生命,充满社会责任感与使命感,他们表现在整个生产过程中的行动不仅是一种表率,也符合消费者逐渐增强的环保意识。Sunday Riley、Herbivore和Drunk Elephant 的理念不尽相同,但他们这些足以颠覆行业惯性的品牌理念促使消费者重新思考与审视以往的护理经验,帮助她们找到肌肤问题的根源,重塑肌肤管理理念。


拥有绝对的核心成分

当这些红透社交媒体的独立品牌中某个产品进入了你的视野,你会同时接触到一些被频繁提及的核心成分,例如Farmacy的绿色紫锥菊、Biossance的植物角鲨烷、Drunk Elephant(醉象)的马鲁拉油等。这些核心成分是品牌的生命线,造就了品牌的成功,同时成为品牌的图腾,让消费者能在第一时间清楚辨析。


成分与生产过程透明化

相较于传统老牌护肤品,这些年轻的独立品牌更愿意将产品信息直白地与消费者分享,更不会使用“奇迹”、“瞬间”、“梦幻”等形容词让消费者产生困惑。浏览Drunk Elephant(醉象)的官方产品页面,你会看到每一款产品的所有成分,同时也明确标出不会添加的内容,更有甚者如The Ordinary 把产品成分和浓度作为名称直接贴在产品标签上。


产品组合简化,打造明星产品

传统品牌通常针对不同年龄、性别与肤质进行产品区分,产品组合也相对复杂。而这些新兴独立品牌的产品数量不多,组合也更为简洁。Herbivore目前有20款面部产品,Malin+Goetz则从瓶身字体颜色来区分产品的使用部位。醉象创立至今只有18款产品,Farmacy 和Sunday Riley都只有17款,Glow Recipe更少,只有8款。


充分运用社交媒体,与消费者保持零距离沟通

社交媒体的迅速崛起,给品牌与消费者之间的沟通方式带来了革命性的演变,传统品牌正谨慎地调整它们与消费者之间的关系,而这些规模较小的独立品牌无须给自己设限,放下身段聆听消费者的观点与建议,与她们建立起一种更友好、密切的联系,来改进产品的使用感受,培养更忠实的品牌拥趸。醉象目前在Instagram上已拥有72万粉丝,创始人Tiany在之前的采访时表示:“从一开始我的理念就是要平易近人,要与消费者打交道。我会在社交媒体上回复她们的问题,倾听她们的抱怨,她们可以问我任何问题,为此甚至开设了‘Social Sunday’。”


完整内容详见《周末画报》总第1097期


统筹— 袁袁、宗文静 内容制作— 美容组 形象— 沈轶 摄影— 徐晓伟@T/G IMAGE 化妆— Yooyo Keong Ming@Chanel 发型— 周学明 设计— Cassie 模特—Wero@Feliz Model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