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美容 > 新闻背后的造型

新闻背后的造型

摘要: 关于新闻女主播的发型和妆容有着一部长长的历史,复杂而又性感,我们为你娓娓道来。

40-43-looks-1.jpg


我就是我
当一位著名的新闻女主播把头发剪短,彩妆师 Vincenza Carovillano 说:“这太给力了,她充满了力量。” Carovillano在NBC 、 ABC 、和 CBS 三家美国最有名的电视台都工作过,她的技术不但得到了彩妆师们的肯定,也深受各位女主播的
青睐。当那位女主播把一头金色长发剪短时, Carovillano 拍手叫好。她向我们解释: “这给人感觉,就好像剪掉了一堆废话。这是一种强烈的自我表达,就好像,我就是我!”


一位记者发现,剪头发,能让自己感觉更好。通过简单的一次剪发,她就完全从之前乱哄哄的长发形象变成了干净利落的短发。她这样形容自己的感觉:之前长头发的时候感觉就是全世界都在操控我——因为长长的乱乱的头发,像是在勾引别人;后来干练的短发,感觉是我在操控全世界。在剪短头发的几个月后,她就把唇膏颜色换成了淡淡的,带有光泽的香槟色。在新闻界,似乎进行着这样一场发型革命,也许这不是什么大革命,但是,又有哪一次大革命不是从小小的变化开始
的呢?


Katie Couric 是一名资深的主播,曾经在 CBS 、 NBC 、ABC 和 Yahoo 工作过,她目前正在国家地理频道制作一档社会话题的纪录片。她说:“作为新闻从业者,要让自己保持看起来迷人,这点很烦人。我觉得不要把所有人都变成芭比娃娃,
我很不喜欢这种把人物化的做法。我想做和观众一样真实的人。比如,我不想穿那些巨贵的 Dolce & Gabbana 定制套装,因为一方面我是个很节俭的人,其次我不喜欢这些奢华的服装所传递的信息,这不是我。听着,我不想让人们看着我呕吐,我想看起来正常些。”


Katie Couric

Vincenza Carovillano


超越自己
可是,电视台的老板们可不是这么想的,他们可不只是想让他们的女主播看起来“正常”,如今,他们器重的这些女主播,很懂得老板的想法,知道他们想看到怎样的自己。每位造型师都会告诉你,要给美人做造型,让美人更美,可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原因之一是这项工作需要的不仅仅是表面功夫。美女主播会在造型师面前展现她们所有的疑虑、恐惧、和欲望,希望造型师把她们打造成自己最好的样子,超越本来已经很美的自己,而不仅仅是超越别的女主播。为此,她们可以尝试一切。


Kathy Pomerantz 曾经是Al Jazeera America 的发型与妆容总监,如今她偶尔为 Joy Behar 这样的网红做造型。她说:“什么是电视屏幕上最容易让人走神的东西?毫无疑问,高光唇蜜。当你望着新闻女主播的脸,你太容易被唇部所吸引了。你会望着主播油光闪亮的嘴唇,心里想:这位主播刚才说了什么?如果唇蜜抹的太多,我极易走神。但是如果只是在唇部稍
微抹些唇蜜,不是问题,因为在摄像机下,不会太明显。我把这样的嘴唇称为,舞动的双唇。”


但是所有的美容专业人士都知道,唇蜜是容易让女性看起来年轻的,而在电视上,让这些女主播显得年轻,是至关重要的。 CNN 位于华盛顿的资深记者 Brianna Keilar 习惯于使用一些桃色的唇蜜,这似乎成了她的标志。同时,在福克斯,似乎人人都用大量的唇蜜。为 CNBC 的 Closing Bell 和 Today Show 工作的彩妆师 Janet Flora 说:“我的专业目光告诉我,Fox News 的主播,妆容太浓了。”还有一位更直白的彩妆师跟我们说过, “坦白说, Fox 的这些女主播,看起来个个都跟性工作者似的。”


Alisyn Camerota

Kathy Pomerantz


造型的福克斯化
新闻女主播的“妓女化”是个相对比较新的现象。在上世纪 80年代晚期和 90 年代早期,新闻女主播都是穿着端庄的套装,抹着亚光唇膏,举止优雅得体。当然,有时,她们也会把头发剪短。 Katie Couric 说:“有一次,为了学 Winona Ryder ,我把头发剪得很短,后来发现,我根本不像 Winona Ryder 。”


Jami Floyd 是一名新闻从业者,曾经经常在 Fox News上做特邀评论嘉宾,她说:“造型的福克斯化( Foxification )让事情变得完全不同了,如今,女主播们似乎个个都想跟Victoria ’ s Secret 模特一样,这是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在Fox ,有一个团队,负责妆容与发型,有趣的是,不管你看的是Fox 哪一档节目,似乎造型,都是一模一样的。这些彩妆师会给主播化很浓的妆,当然,会用很多假睫毛。主播们不再穿套装,而是裙子和高跟鞋。” Couric 似乎对这样的现象已经十分看不
惯。她说:“这些女主播的样子——超紧身的露肩连衣裙,也许更适合穿着参加鸡尾酒会。当然,我并不鼓励大家都穿得跟修女一样,可是,总也不能太过分。”


我们问彩妆师 Carovillano ,现在的女主播们为什么要这样打扮。她直接脱口而出三个字:“性吸引。”她对自己的观点坚信不疑。她提到,对于男主播形象的要求,似乎和对于女主播的要求不同。她说:“她们对女性的要求太高了,只要你做错
一点就完了。你需要长得好看,打扮得好看,原因很简单,因为你如果不够好看,那么,观众就换台了。” Jami Floyd说:“电视传媒业是个高强度、高压力的行业。”


虽然最近 Fox 因为性骚扰事件被告上法庭,但是,这似乎并没有影响美丽这件事在 Fox 这家公司的重要意义。 Fox 会为每位女主播提供连衣裙供上镜的时候穿着,同时,每位女主播,似乎都种性感的假睫毛。 Carovillano 说:“新闻嘛,就该紧跟流行,我们业内都说,给新闻女主播化妆,得考虑流行趋势。” Fox 的竞争对手,纷纷模仿,比如 CNN 。 CNN 在新闻传媒界以严肃的新闻态度独树一帜。他们的女主播 Poppy Harlow 以端庄的白色衬衫搭配圆领外套。从 Fox 跳槽而来的
Alisyn Camerota 穿着低调的 Nine West 高跟鞋,配合亚光色唇膏。然而, Camerota 的连衣裙却是闪闪亮(连衣裙是她自己熨的),也许这条连衣裙更符合前东家的标准。 CNN 的女主播们,几乎也都会用假睫毛。试试看,跟一名财经记者说,把唇蜜的亮度和色号调低一点,看看她会怎么回答你。一位化妆师告诉我,她曾经做过这样的事,但是,那些记者会告诉她,“不!我就是喜欢这种唇色。”如果化妆师没有办法达到她们想要的那种效果,她们甚至会说:“行了,我自己来吧!”不仅女性如此,男性也一样。很多年前有过一位男主播,他的发型简直就是完美,当导演说,直播快开始时,他会从他自己精致的小包里,拿出彩妆产品给自己补妆。


Flora 说:“年轻的姑娘情况最可怕。如果一直有人说, ‘我也想要空气感发型和烟熏眼妆’,我会觉得烦到要晕倒的。这些姑娘只知道追求现在最流行的,而不是最能够让她们看起来更漂亮的造型。” Flora 大大地叹了一口气,她说:“坦白说,我不知道什么是‘空气感发型’,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正确定义‘烟熏眼妆’。你想要的是 Kardashian 那种配合浓郁妆容的深深烟熏眼妆吗?或者是并不那么明显的烟熏眼妆?我的意思是‘我想要烟熏眼妆’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图集
阿玛尼轻垫精华粉底液


后台的秘密
是的,一般的化妆品也许不懂女主播们的心思,但是那些每天和她们在一起的电视台彩妆师却深深懂得她们,她们会用“弥
漫着不安全感”来描述电视台的化妆室。女主播们会在那里倾泻泪水,对于事业与被降职,以及和男友之间的问题,都会在
这里集中倾泻。 Carovillano 说:“你花很长的时间和她们在一起,你的脸就在她们的面前,隔着一英寸,并且这样的距离
要保持 40 分钟。这样的距离太亲密了!” Pomerantz 说:“如果每天有人和你如此之近地面对面,并且还要摸你的脸,那
么,你会告诉她你的所有秘密的。” Pomerantz 说:“她们会告诉你一切!一切!如果我能写一本关于女主播们秘密的书,我觉得一定能大卖。听着,我们和这些主播,真的是脸贴脸,眼对眼,她们信任我们。你成为她们的心理医生,在化妆室里所说的所有秘密,都只会留在那里。”


丰富的从业经验让 Pomerantz 学会了如何照顾哭泣的女主播。她说:“当主播流泪的时候,你需要用一把大刷子,并且用纸巾和海绵轻轻地点按她们的泪水——记住,不能擦拭。你也可以准备一个小电扇,让主播拿着,或者放在她们的膝盖上(风对着脸吹)。当主播哭泣的时候,眼妆是比较难化的,但是,你可以先用遮瑕笔在眼周打底,这样就好处理多了。”


头发不好搞定?没关系。造型师 Chris Curich 说:“人们只看得到前半部分的头发。”这位造型师和主播 Megyn Kelly一起,从 Fox 跳槽去了 NBC 。她说: “所以,我们的首要任务是,让头发的前面一半看起来好看。”女主播像男人那样脱发怎么办? Pomerantz 说:“ Caboki 发型纤维能帮忙,这款产品能在头皮上覆盖颜色。另外,如果她们没有时间染发,我会用咖啡色的睫毛膏顺着头发生长的方向涂抹,覆盖白头发。”没洗头怎么办? Diane D ’ Agostino 说:“是的,如果女主播出现在化妆室,告诉你没洗头,那么,这绝对是个灾难。” Diane 为Live with Kelly and Ryan 节目做发型,她说:“这时候,我会给主播们使用干洗喷雾,这样的产品最能搞定问题。你永远也不能对这些主播说, ‘对于你的脏头发,我无能为力’。”


如果你问那些女主播,她们对于那些无所不能的造型师、彩妆师和发型师,感觉如何,她们会有两种想法。一方面,她们会心存感激, “大多数时候,她们很有用。每天有人告诉我‘你该穿这个’,或者‘你不能穿这个’,这样我就不需要自己动脑筋。感谢她们,让我的生活有条有理,不用每天早上忙着想要穿什么,因为有人告诉我‘你应该穿这双鞋子来配今天的连衣裙’,‘最棒的项链是这条’。——这种感觉很棒。”而另一方面,一直被这样照顾,会让人越来越傻,而且也很无聊。作为电视新闻女主播, Jami Floyd 在造型方面有着各种成文和不成文的规章,后来她转做幕后,在电台做节目,问她对此感觉如何,她的回答非常清晰。她说:“过去 20 年,都是坐在化妆室里,让别人给我化妆,给我做头发,这太没劲了。” Floyd 厌倦的,还有那些专业人士的所谓“铁律”——有些是明显的,有些是只可意会的。她说:“那个职业就是这样,如果我编着一头雷鬼脏辫,不会有电视台录取我的,所以,我就乖乖地留长头发,按照发型师说的做。虽然,我自己并不喜欢那样的造型。但是,我必须低头。后来,当我离开电视台,做广播节目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头发剪短。”后来,头发更是一次比一次短。 “此外,我不用再戴隐形眼镜了,我可以戴框架眼镜。我看得更清晰,也许戴眼镜并不漂亮,但是我觉得很有气场,我喜欢。”如果还有什么需要提的话, Floyd 说:“我大大地减淡了妆容,不过还是会用一点润色妆前乳,刷睫毛膏,用一点唇彩,基本就这些了。”


换句话说,又是一个可以“我操控全世界”的造型。


40-43-looks-14.jpg


编辑—沈轶 撰文— EMT  设计— Cassie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