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美容 > 与 0 码 SAY BYEBYE

与 0 码 SAY BYEBYE

评论
摘要: 时尚产业对 0 号模特的讨伐话题近来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2017 年 9 月初, 路易威登集团和开云集团通过签署倡议文件,承诺停止在 T 台和广告中聘用过瘦和未成年模特,并在文件中明确阐释了“超瘦”的女性模特标准为:美国尺码 0 号——相当于法国尺码 32 号或英国尺码 4 号及以下。模特们倘若想通过面试得到走 T 台和广告拍摄的工作,需要在开工前 6 个月出示有效的健康证明。事实上,这次联合举措,不过是针对时尚产业热衷使用过度消瘦模特批评的又一次延续。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46-49_beauty-looks-1.jpg


关于时代的身体审美标准,虽然有体重指数作为参考,但是现代中国城市女性,对于完美身材的要求,正如同美国专栏作家苏珊 · 布朗米勒所说的,现代女性对于自我身体的追求就是在追求着各种尺寸上的“文化理想上的夸张”,她们最想要的无疑就是“最细的腰、最大的乳房”。


时尚圈:当抵制“超瘦”模特成共识

名模之死:模特频频因厌食症而去世
2006 年 8 月,乌拉圭名模埃利安娜 · 拉莫斯在家中公寓中意外死亡,在六个月前同为模特的姐姐露依塞尔,因厌食症导致心脏病突发,在走秀时猝死;从调查结果得知,为了疯狂瘦身,姐妹俩三个月只吃莴苣叶,她们的死亡与厌食症有关; 2006 年11 月,巴西名模安娜 · 卡罗琳娜 · 海斯顿 因节食导致厌食症及并发症而死亡。 2010 年, 28 岁的法国名模特伊莎贝拉 · 卡罗因患厌食症去世,她 12 岁入行,去世时身高 1.75 ,体重不到 30公斤。她曾经说过:“我想这可能是一个机会,用我的痛苦传递一个信息:超瘦意味着危险,最终会导致死亡。”


一时间,类似“又有模特饿死了”的标题遍布世界各大媒体,而世界各国也先后出台相应举措,应对此类局面。2006年9月,西班牙马德里时装周上,主办方宣布了新规定 :  时装表演模特的体重指数 ( BMI)  不得低于 18 ,导致预选的 62  名模特中 ,  有 5  人因体重未达 标遭淘汰。 2007 年,伊莎贝拉 · 卡罗曾拍摄公益广告“对厌食症说不”,首登米兰时装周,社会反响强烈。 2007 年 1 月,巴西圣保罗时装周抵制过度瘦身 ,  向不正常节食者发出警示。 2014 年年底,法国规定其从业的模特必须提供医生开具的“身体质量指数”——来证明适合从事模特工作。西班牙:禁止了 BIM 小于 18 的模特登上 T台。 2006年,以色列议会通过一项提案,强迫模特代理机构监督模特们的 BMI 指数。根据这项提案,模特必须定期进行体格检查,保证他们的 BMI 达到 19 或超过 19 。 2012 年,以色列禁止模特公司雇用指数小于 18.5 的模特。时装大国意大利虽没有明文规定,但 2006 年 1 月 24 日,政府和时装界领袖签署 “ 宣言”,要求模特儿出具健康证明,否则有可能被禁止登台,至此, 知名的模特经纪公司开始拒绝雇用指数小于 18.5  的模特。


因此,抵制“超瘦” 模特的举措一直在践行着,此次,两大奢侈品集团的文件可谓更加推波助澜。




完美身材的话语权
模特这一特殊的群体,凭借着其与时尚的核心基础——服饰的天然联系,成为了时尚传播的典型符号。模特的形象,一方面体现了所处时代的时尚审美,另一方面,影响着大众对于时尚的认知。自 14  世纪模特正式诞生以来,模特已从简单的服装衣架发展为凝结了时尚审美文化的重要符号。


纵观模特发展历史, 20  世纪 60 年代,被大众传媒公认为时尚史上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超模 Twiggy (崔姬)出现, 20
世纪 90  年代中后期, Kate Moss (凯特 · 摩丝)成为另一标签,其颓废病态的气质掀起了“ HeroinChic ”风潮,即海洛因时尚——以形容苍白的面容与纸片般的病态骨感身材展现出的时尚风潮。这两个时代崇尚的完美身体,严格意义上都是病态的,骨感、瘦如纸片、颓废,尤其是凯特 · 摩丝引发的对骨感美的追求之风,由于大众传播媒体的推波助澜,使得病态身体美学从非主流一跃成为主流,广大女性对骨感身材的追求成为当时的时尚审美。


这就令人开始思考一个问题,完美身材,谁说了算?


时尚圈与媒体对美丽的绝对话语权,引导女性的审美取向。 (虽然事实上大众媒体上的所谓的完美身材不少来自过度的 p 图,误导青少年过度减肥,耗损身体。)


生活圈:女性为何总是不满意自己的身材?

何谓“完美身材”?
所谓上帝的归上帝,恺撒的归恺撒。

超模那种过瘦、 0 号以下身材本来就是遥不可及的梦,因此,对于大部分青年女性来说,自己远未能达到心目中的完美
身材,瘦身,还是生活必需。


每当问起来什么样的女性是最美的? “肤白如雪”、 “腰细臀圆”等词语,都在反映着社会对于女性身体审美的定式规范,而身高、体重、腰围、臀围、胸围等则成了现代女性审美量化的重要数据标准。


国际通行的办法是用体重指数 BMI( Body Mass Index)来衡量人体胖瘦程度, BMI 是用体重公斤数除以身高米数平方
得出的数字,正常人的这一指数在 18. 5 到 24. 9 之间。 (按照这一标准,一名身高 1. 75 米的模特,体重必须低于 56  公斤才有资格入选模特。 )


腰围是衡量腹部肥胖的一个重要指标,它反映了腹部脂肪蓄积的程度;人怎样才算肥胖呢?世界卫生组织虽然规定有肥
胖的标准,但这是以西方人群的研究数据为基础制定的,不适合亚洲人群。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心血管病医院流行病学研究室周北凡教授在《大众医学》撰文介绍说,中国肥胖问题工作组根据 20 世纪 90 年代中国人群有关数据的汇总分析报告,首次提出了适合中国成人的肥胖标准:体重指数大于等于 24 为超重,大于等于 28 为肥胖;男性腰围大于等于 85 厘米,女性腰围大于等于 80 厘米为腰部肥胖标准。


然而,即便 BMI 指数在 18.5 ~ 24.9 之间,女性就觉得安全了,完美了吗?


答案非常暧昧。对于相当一部分女性来说,答案是否定的。


在美国网站 The Greatist 总结了 100 年来各个时期女性完美身材标准的变化历程,该网站用图形和数据直接启发了女性:对自己身材管理严格的人往往更符合“时代美”“完美身材”的方向发展:


The Greatist 网站的分析和总结,是建立在以好莱坞明星和欧美超级模特作为范本的基础之上的。在消费文化高度发达的今天,模特以及影视明星常常充当“形象大使”的角色,她们的身体成为让大众既自卑又羡慕的理想身体,许多青年女性就是按照这种标准来塑造自己的身体。加之广告、杂志、电视等通过自己的传播渠道来向人们灌输理想的身体意象,现代女性是根据“镜像”中的“他人”(模特、明星)这个外在的主体所设定的“理想自我”来进行自我身体审美观念的认知和建构。


另外,到上世纪末, “瘦”常常与美、自控力强关联在一起,而“胖”则被与丑、不能自控关联在一起。美国女性学家苏珊 · 鲍德 (Susan Bordo) 在其著作《解读苗条的身体》里说:“世纪末,胖子被大批量地淘汰出中产阶级,社会权力已较少依赖于单纯的物质财富的积累,而更多地与一个人控制、管理劳动力及他人的资源的能力联系起来。同时,身体超重被视为道德及人格缺陷或者缺乏意志的表现。这些联想只有在‘过剩’社会的文化里才是可能的,节食的道德诉求必须具备物质的先决条件,这种必备的物质条件使节食的选择和超重的可能性成为现实性。尽管迄今为止,苗条仍让人产生一些传统的 " 阶级联想” (一个女人不会是过于富裕或者过于瘦削的),但在过去的十年间,这个等式已经明显衰微了,体形型已经越发地成为一种私人的、内在协调(或失调)的标志——成为一种精神状况的象征。”


图集
Cellu M6 Alliance 仪器


素人女性为何不停追求完美身材?

由于 20 世纪 20 年代初美国精神病疗法和心理学理论的发展 ,关于“身体形象”的理论也逐渐形成。美国心理学家保罗 · 斯奇德 (Paul Schilder) 指出:“身体形象”意味着“身体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方式。尽管它来自于感官,但它不仅仅是种感知。它也包括了精神图像和展示… …”也就是说,在身体形象构建中起着重要作用的是模仿和理想中的美丽,理解这两点,身体审美文化才得以可能。


米歇尔福柯则更进一步指出, “关注自身”是由饮食和锻炼之类的机制所构成,试图构建为文化所接受、符合当前健康、身份的理想的身体。这一规则意味着对身体本身的控制和权利, 而身体本身不属于个人 ,  而属于更宽泛的文化。


福柯认为“关注自身”因此成为一个命令,一种责任,以便构建身体以适应于一种有序、有组织的生活。在历史上,这些活动是贵族的特权,是他们地位和健康的标志, 只有他们才有时间和金钱来完善头脑和身体。


时至今日,掌控身体成了一种广泛的民主行为,有一幅图像越来越清晰:对女性而言,身体文化同样是严肃的任务,塑造的身体形象不仅要本人接受,同时也要符合时代的审美标准。”


关于时代的身体审美标准,虽然有体重指数作为参考,但是现代中国城市女性,对于完美身材的要求,正如同美国专栏作家苏珊 · 布朗米勒所说的,现代女性对于自我身体的追求就是在追求着各种尺寸上的“文化理想上的夸张”,她们最想要的无疑就是“最细的腰、最大的乳房”。


这种偏执的念头是有害的,是神经性厌食症与减肥上瘾症的源头,是需要加以批判的“苗条暴政”。


思考:还能以“励瘦”来励志吗?
如果说在儒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的传统规制下,国人在管理自己身体的同时维持一定的理性,那么在消费主义理念的影响下, “减肥”已经在铺天盖地的媒体宣扬中成为一种最普遍的身体实践方式。在当代社会,身体作为个体主义的主要资产,自我规划已被转变为身体规划。


用苏珊 · 鲍德的话说:“孜孜以求 ( 于脂肪、节食与苗条 ) 可以作为最强有力的‘常规化’策略之一在我们这个世纪发挥作用,确保产生出能自行监控、自我训练的‘顺从的身体’,对任何逸出社会常规的行为保持敏感性,并使按常规做出自我完善与转变成为习惯。 "


这固然是一种文化分析视角,其中“自行监控”、 “自我训练”的“顺从的身体”,则需要重点加以理解:顺从谁?顺从的是女性自己,顺从的是女性自己对于健康、美丽身体的建构。在这个层面上,向苗条靠拢、与肥胖拒斥,仍然是积极的、正面的。


“瘦”逐渐成为女性获取社会认同和自我认同的一种执念,并没有什么不对, “瘦”在这里,包含“健康和自控”的内涵;错的是对于如今减肥广告对于“要么瘦,要么死”鼓吹。


完美身材百年变迁缩略
1910 : The Gibson Girl( 吉普森少女 ) 关键词:脖子修长,细腰肥臀
1920 : The Flapper 关键词:平胸窄臀,骨感
1930 : The Soft Siren 关键词:曲线美
1940 : The Star-Spangled Girl 关键词:宽肩,高挑,四肢修长
1950 : The Hourglass 关键词:体态丰满
1960 : The Twig 关键词:平胸平臀,身材娇小,娃娃脸
1970 : The Disco Diva 关键词:高挑修长,有曲线,动感
1980 : The Supermodel 关键词:长腿,肌肉健康
1990 : The Waif 关键词:骨瘦如柴、双眼凹陷
2000 : The Buff Beauty 关键词:古铜色肌肤,肌肉健康美丽
2010 : The Booty Babe 关键词:丰臀


9.jpg


作为普通女性,我们赞赏两大奢侈品集团所作出的举措,但是,同时也不会放慢身体自治的节奏。


编辑—沈轶 撰文—肖练 设计— Cassie  供图— Snapper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