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美容 > 明星们的 “网红瘾”

明星们的 “网红瘾”

阅读数 1605

今日热度 6

评论
摘要: 网红可能因一个视频一夜之间受到几千万的点阅率,那么明星来做“网红”,其影响力更是让你意想不到,显然,如今在美妆圈内不乏这些大咖时来客串的身影。那么,明星们晒美妆,究竟是真干货还是打广告,这就为你来解读。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1.jpg


化身“种草机”

Rosie Huntington-Whiteley除了是维密天使之外,她在社交媒体上还有“人形种草机”的美名,关注她Ins的人都会发现,Rosie简直是专业的,她也几乎把自己当彩妆师了,经常演示怎么画出精致的猫眼眼线以及为大家种草最新的唇膏颜色。另外她也有了自己的彩妆品牌Rosie for Autograph,同时她也会为大家种草各种美容品,从彩妆到护肤到头发,样样都有,比如她最爱在旅行时用Moroccanoil 的免洗喷雾。同样是维密天使的Lindsay Ellingson,也是当之无愧的美容达人,并且从曝光频次以及美容技巧的步骤分享上都与专业达人在“靠拢”,并且也像欧美博主一样在YouTube上开了自己的频道做美妆教程视频,从大素颜到完妆每一个步骤都有!当然Lindsay 也早在年就推出了自己的美容品牌Wander Beauty,其中明星单品多用途双色高光膏的确很好用又畅销,美元的价格也是比较高的定位。由于和著名企业家Divya Gugnani 合作,官网的设计也实用、有趣。点开这款双色高光膏,你会看到有6位不同肤色、脸形的模特,将鼠标移到这些模特脸上的任何区域(如眼睛或嘴唇),就能清楚看到上妆细节。


不过她还是有认真推荐其他美容产品,例如True NatureBotanicals 固体香水、Pratima护肤品、贝德玛眼唇卸妆水、雅漾喷雾、SKII 眼膜等等。


当然明星推荐单品也会惹来不少广告痕迹的怀疑,比如刻意与产品合照,或是会直接@某品牌的都可能就是广告。不过,粉丝似乎也对这种广告性质的安利挺“买账”,例如去年Angelababy在赶赴美宝莲代言活动时,被堵在路上,这时一位随行工作人员全程举着手机为AB开启了直播,整个过程和画面跟网红直播的形式没有太大区别,短短2个小时,超过500万人次观看,卖出10600支口红,实际销售额142万元。


这上万支口红,是美宝莲推出的新产品唇露,零口碑,没有消费者评价晒图,消费者几乎完全是冲着Angelababy的个人明星效应去买的单。


2.jpg

Hilary Duff 自己创作的“春日樱花”妆


超强创作力

曾在演艺、歌唱事业都双丰收的Hilary Du,自从迷上画画后,也开始不断挑战高难度的彩妆创作,比如她曾在一边脸上手绘过局部的樱花图,在精致的妆容下,让樱花图案与妆容融合得天衣无缝,这个名副其实的“春日樱花妆”,是不是很应景呢?而狗仔队连续5天在Hilary Du的住处蹲点,每天定时到垃圾桶翻出她的物品,除了卡地亚香槟酒瓶以及Parasuco牛仔品牌的商品目录外,竟然发现大量的Stila眼影,也足以证明Hilary真的在狠狠地研究着彩妆技巧,为了创作出更令人惊喜的下一个妆容。



弃本行,转型“美妆达人”

韩国美妆业近几年发展迅速,根据欧瑞咨询公布的数据,2015年,韩国的化妆品产业价值为116亿美元,到 2020年,这个数字将上升到131亿美元。


是什么让韩国美妆业那么成功呢?其中传播方式的选择就是很大的成功要素,在以往,人们主要通过电视、户外广告以及时尚杂志来获取最新的产品信息和流行趋势。


然而如今美妆产品的信息传播渠道已经彻底民主化,更多人因为阅读习惯以及观念上的转变,更愿意从社交网络上来获取经验。而韩国则抓住了娱乐产业这一渠道,通过影视剧明星来传播更软性的信息。


这样也就产生了专门的由明星客串的《Get It Beauty》综艺节目,而就在去年少女时代的前队员Jessica郑秀妍担任了《BeautyBible2016S/S》的主持人,Jessica自从离开了少女时代就一心经营着自己的时尚产业,节目会让Jessica亲自寻找全国各地隐藏的美妆高手,公开她们美丽秘诀,看着自己的昔日偶像向自己推荐产品,怎能会不心动,Jessica也曾被美国《Vogue》邀请拍了小小的视频,教你如何打造分钟日常妆,一发出就被众多网友转发。


无独有偶,曾在《Running man》中大火的宋智孝也宣布了要退出RM,因为她也将主持一个美妆节目,并且是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宋智孝的Beauty View》也已在年初播出。但有趣的是宋智孝平日基本都是素颜,很少化妆,也让人好奇新节目会如何展开?制作方也因智孝特性,做了比较概念化的内容形式,是在与观众的互动中,根据每个人的肤质进行“1:1Matching Beauty”, 另外,还将会把观众们的美妆烦恼制作成一部迷你电视剧,供所有人观看,并且希望能够带动起观众们的共鸣感。


虽然智孝彩妆不在行,但她天生的好肌肤让人羡慕不已,曾在美妆节目《Get it beauty》中公开卸妆讲述了自己的护肤秘籍:尽量简化自己的妆容,在节目中,她仅仅做了基础化妆、涂了一层CC再加上淡淡的唇妆就完成了化妆步骤,最后以墨镜作为装饰结束了妆容打扮。


3.jpg

明星也创业

你会发现社交媒体上的红人们都有自己经营的品牌或是店铺,因为她们一个推荐就可能引发购买热潮。而明星有更高的号召力,有些本就足够有想法,所以自己创业做具有自己特质的品牌在欧美已非常普遍。Victoria Beckham就是最好的例子,因为穿衣独具风格受到众人的喜爱,如今已是全球潮流Icon及时装设计师,并与雅诗兰黛合作了设计师高定系列彩妆,同时也会用在纽约时装周Victoria Beckham的后台彩妆,其系列彩妆独具酷感的外形,一经曝光在网上,就受到很多网友的垂青,大呼终于拯救了雅诗兰黛的陈旧包装模式。


4.jpg

Rihanna现在已是不折不扣的网络超级明星和时尚偶像,不过她的个人品牌,却用了自己鲜为人知的姓命名:Fenty。曾和M.A.C 有过颇受业界好评的限量版彩妆合作款,这位超级歌星的Fenty Beauty也将会推出全线彩妆。尽管现在尚无成品,业界预测它将会走轻熟路线,风格也较低调内敛。


如果够关注欧美的娱乐圈,肯定会发现很多明星都在秀Kylie Cosmetics 的产品,其实这是Kendall Jenner 的妹妹Kylie Jenner的新产品,一款名为Kyshadow的暖棕色系眼影,似乎每个女明星的化妆包里都有那么一个Kylie Cosmetics 的产品。也因为明星效应的强大,新产品在官网上架后几乎是秒空,现在官网的所有产品下面都写着“SOLD OUT”。


而这位今年才19岁,已拥有万Instagram关注者的Kylie Jenner 创业之初也是选择与加州的奥克斯纳德Oxnard 的独立公司来打造自己的品牌,该公司同时还负责生产ColourPop Cosmetics。而ColourPop的“秘密”运作方式也是出了名的,因其以快时尚、社交媒体驱动的手法贩售彩妆品该公司创始人Laura Nelson与John Nelson并未回应BoF发出的多次采访请求。


卡戴珊妈妈Kris Jenner亲自上阵替女儿吆喝,美容博主@todoalamodaparaellas也特意来捧场。2015年11月推出首款美妆单品“Lip Kit”也是这样一上架就秒空。其实产品的确有些过人之处,例如,亚光质地的唇蜜就填补了这一市场的空白。而且推出了蓝色、黑色这样的小众色系,迎合了像她一样的喜欢大胆尝试新鲜的年轻人的喜好,定位精准。


自从做了妈妈,Jessica Alba就非常热衷于安利各种孕妇可用的美容产品,除了认真做图片的分享,还经常发视频来分享用法、心得、使用技巧,当然最用心推荐的还是她的自创美妆品牌Honest Beauty。自2011年成立婴幼儿消费品公司Honest Company起,阿尔芭虽然只占有20%的股份,却对产品质量最为用心。到2015年,Jessica的公司已经做到了17亿美元估值!去年9月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后,Jessica正式推出美容系列Honest Beauty,涵盖完整护肤和彩妆系列,把15 ~35 岁的女性定为目标消费群,66款化妆品售价在15 ~30美元之间,款护肤品最贵不超过40美元。


而国内的明星们似乎并不那么热衷于自己“企业家”的身份,更多只是作为投资人,不太真正参与到企业运营、产品开发中去。名人效应一过,是否还能顺利经营,就难以预测了。比较成功的例子好比Angelababy开在香港铜锣湾的mini nail美甲店,已经开了近四年。尽管没有太多宣传,可爱的图案和平实的价格仍能吸引不少年轻女性和好奇的粉丝。而刘嘉玲就不那么幸运,虽然她也经营了不少副产业,前两年也涉足了美容产业,旗下护肤品牌“嘉玲品牌”于2014年11月正式亮相,但成立仅3个月,亏损就高达233万元人民币。不过最终凭借刘嘉玲的号召力,已有上市公司收购其股权。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